歌謠中的愛情火辣辣

  歌謠裡傳唱的愛情純厚、率直、火熱、忠貞,燒酒一般叫人一「吟」即醉。可以毫不誇張地說,歌謠真正是空前絕後的藝術哩!歌謠裡的愛情健康得很,只是它的勇敢、大膽叫世人心驚臉熱、不好意思罷了。不信,吼一段酣暢淋漓的陝北「酸曲兒」,準會有人大喊一聲:「真棒!」
「哥是天上一條龍,妹是地上花一叢。龍不翻身不下雨,雨不灑花花不紅。」
這首流傳於大江南北的民歌,巧借比喻,將自然現象與情愛愉悅「水乳交融」,有聲有色地唱出了男女之「大禮」,又不傷大雅,這是很優美的歌謠!
特別是陝北民歌,爆烈烈的令人咋舌,火辣辣的惹人心跳。
「只要和妹妹搭對對,鍘刀剁頭也不後悔!」聽聽,愛得有多真;「眼睛仁仁想你哩,看見人家當成你!」看看,戀得有多深;「陽世上跟你交朋友,陰曹地府咱倆配夫妻;一碗涼水一張紙,誰壞良心誰先死!」一腔癡心何等忠烈。這就是生生不息的歌謠、徹頭徹尾的愛情。崖畔上一位不識字的妹子盼著走西口的哥哥,心懷愛情,口吐蓮花:「夜夜聽見馬蹄子響,掃炕鋪氈換衣裳。聽見哥哥唱著來,熱身子撲在冰窗台。聽見哥哥腳步響,一舌頭舔爛兩塊窗……」
滾燙的語言,不加任何修飾,這就是愛的華章!
正如王國維先生在《人間詞話》中所言:「粗服不掩國色。」歌謠中的愛情天長地久,足以讓滿腹經綸的愛情詩人汗顏不已。在歌謠面前,純美艷亮的名詩都將變得蒼白。
「騎上毛驢狗咬腿,半夜裡來了你這個勾命鬼。摟住親人親上個嘴,肚子裡的疙瘩化成了水……」
儘管當代詩人使出渾身解數,極盡纏綿悱惻之能事,終歸不及民歌來得輕巧、大方:「一碗谷子兩碗米,面對面睡覺還想你!」語言純美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對愛情的吟唱達到了極致。
的確,歌謠中的愛情火辣辣的,叫你我羞於啟齒,卻永遠也不會忘記。

Author :白麟
Provenance :深圳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