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需多講

曾經有一位上司說過:有些東西,你不說出來,別人自然無法理解,那麼,何不講給別人聽,讓人理解呢?
我卻覺得:不理解,就是不理解,說出來也一樣是不理解。
那麼,又何必再多講,又何必再解釋,理解本來就是一種默契,又怎麼可以去尋求。人海茫茫,心各有屬,又何必為那一份沒有的理解而遺憾。
很多年很多年以前,分手的那一天,他對我說:如果不可以理解,希望能彼此諒解;如果不能夠相愛,最起碼可以做到相容。
那一天,雖然我們痛苦地結束了那一場戀情;那一天,雖然我們有過許多誤解和爭執;那一天,雖然我們曾彼此深深地傷害和深深地怨恨過。然而,為了他那句話,我們便將所有的不愉快拋在了身後,以至於這些年來我們一直當對方是朋友。
不需要辛辛苦苦去理解,重要的,是諒解,是容忍。
也許,我永遠不能理解那些每天一下班便將自己關進圖書館的人,但我相信他們一定有他們的樂趣;也許,我永遠不能理解那些天天在沉醉中尋找解脫的人,但我知道他們並非一無是處。也許,我永遠也不能理解我身邊的芸芸眾生,然而,我希望我能善意地去容忍,在容忍別人的同時,也輕鬆而幸福的容忍了我自己。
有人對我說:為什麼,我沒有理解,沒有朋友。
我知道理解可遇不可求,我知道朋友需要容忍,容忍他的生活方式,容忍他的弱點,容忍他和你所不相同的地方。
人往往苛求自己去追求一些很虛無縹緲的東西,於是生活得很艱難很辛苦,於是便在無可奈何中不停地哀歎「做人難」。
為什麼不能現實一點,為什麼不讓自己活得舒服一點。
如果有一天,你我在窄路相逢,不需要企圖去理解那些匆匆趕路的心聲,只需要,你抬一抬腳,我側一側身,用微笑的相容共走這一段路。
如果有一天,你我同舉酒杯,不需要一定去理解彼此杯中的那許多甜酸苦辣,只需要,道一聲,輕碰杯,幹下這一份相逢又相聚的緣分。
如果有一天,你到這小屋來坐,不需要枉費心機去理解這小屋裡有多少歡樂多少寂寞多少愁與愛,只需要,喝一杯檸檬茶,聽一段「曼陀羅」,共賞一份斜陽的美麗和秋夜的靜謐。
生活中,何需太多的刻意。
勿需多講,只要我們有那一份默契,勿需苛求,只要我們有那一種相逢的緣分。以我們的微笑和辛勤,去創造我們的明天。
勿需多講。

 

Author :現代人報 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