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世,不免要面對若幹不可解的問題。比如,生命從何處來?往何處去?比如,宇宙是有限的還是無限的?又比如,自己何以一瘦至此?前兩個比如,不妨留給願意傷腦筋的人去做嚴肅的猜想。最後一個比如雖然沾不上玄學的邊,可是也夠玄,而且具體切身,想不去傷腦筋都不行。
照洋式說法,身高減去某一數字就是標準體重,低於這個標準,則謂之瘦。這項公式,看似科學,其實過於呆板。真正的瘦,有比較精確的定義,必須病骨支離,出奇的難看;必須生來如此,現在如此,將來也沒有改變的希望。其特徵在於差異性、先天性和不可變更性,與天才和白癡的特徵性質相同。
瘦子長得與眾不同,往往不能自安;又因為是先天的,不免帶點原罪意識;又因為是不可變更的,又沾上了些宿命的色彩;他的生命是很複雜多乖的。家裡有個胖小子或是有個胖丫頭,是育種和養殖成功的表現,榮耀自然歸於雙親。可是手上牽著個瘦脊脊的孩子,家長就像做錯了事似的,老是得提出種種辯解,例如妊娠期不幸感染疾病,身體虛弱;孩子過分挑嘴,屢誡不聽等等。總之,親生親養,絕無虐待情事。
直等孩子上了學,大人才算鬆了口氣。功課太緊,怎麼胖得起來?由此急轉直下,把話題岔進當前教育問題,處境就從容了。然結尾仍不忘淡淡加上一句:「成績倒是挺好,將來升學大概不成問題。」更足以連克數城。升學告一段落,當事人也已經長得定型定款,那就開始瘦責自負,事態也開始嚴重起來。
瘦得實在太離奇,就會引人注意,周圍的人先是驚詫,等發現你並無疾病,偵防的重點就漸漸朝生性儉吝和生活荒唐兩方向展開,於是委婉的勸勉和嚴正的告誡接踵而來。面對輿論的未審先判,你只好且戰且走,言其家族中人向來中年之後才漸漸發福,請稍假時日,必不辜負厚望云云。可是轉眼中年了,你還是鐵梅一株,骨節上都像長著刺似的,還怎麼說?只好惡言相對:「怎麼樣?瘦子命長!你見過90歲的大胖子?」理不直而氣壯,通常收效也佳。
氣雖壯,心卻是虛的。瘦的頭一個壞處就是穿衣服不好看,尤以男人為甚。女人尚流行,身材都不例外。當前時興的是瘦,清肌無脂,稍顯贏態者最稱性感。可是瘦男人從來沒有走過一步運。自來男子的儀態一如雄雞公牛,以壯碩者為上選,服裝的設計也一概以此為前提,很少為瘦子著想。傳統的中裝倒好,直統統一裹到底,什麼也看不出來,可是這一來更顯得脖子細長,老是探頭探腦的樣子。
西服為上下身份穿,是進一步的考驗。穿上之後,軀幹癟癟的,四肢空蕩蕩的,好像還是掛在衣架上。天冷了,必頭戴帽子,脖子尤其不識時務,把個小頭小臉高高頂起,讓帽沿一箍,活脫脫一朵洋菇!
那麼著便裝吧,仍有不便:只見偌大一個喉結不斷上下運動,永遠像是吃不飽,說不完似的。夏天一到,更是窘態畢現:精細的胳膊腿兒佈滿青筋,膝蓋骨像是兩隻大眼睛,盡瞪著人看。
整個佈局如此,不知是露哪一截好?有個同命的朋友,比我還多少帶點碎肉,可是怎麼也不肯穿短袖上衣──熱死事小,露骨事大。瘦子的外型和內涵都像竹子,很注重氣節的。
夏天怕出醜,冬天偏又特別怕冷,人瘦,像是沒有內膽的熱水瓶,通體導溫,外界的冷氣穿殼而入,直透骨髓。那冷,冷得發人深省,冷得令人自卑,偏又得不到別人的同情。
怕冷之冷不同於饑寒之寒,是自發性的眾人未冷我獨冷,是最不得諒解的一種世間苦,連分析人生苦痛最透徹的佛家都沒有這一條。其中之苦澀,欲說與誰?就是說了,人家也只當是癡人講古,儘管唱作俱佳,卻是不知所云。悲夫!生而為瘦子。
痛苦的人畢竟沒有悲觀的權利。在各種無形和有形的困擾和折磨之下,凡是自認為萬「瘦」
無疆的人,大概都漸漸能發展出一套秘而不宣的生存之道,諸如冬少出門、夏不游泳之類。非但如此,久而久之,甚至還可以發揮對自己的無限愛心,欣賞自己的缺點。
瘦子天生悲劇人物的造型雖不免引起若干人的訕笑,同時也得到更多人的憐憫。多數父母對子女的愛是平等的,可是對那瘦小的一個總不免要多付出一分關懷。不振的胃口是瘦孩子用之不盡的政治資本,鴨肝雞腿手到擒來,兄弟姐妹無不望風披靡,一陣半真半假的咳嗽,可以鬧得母親衣不解帶。長大之後,這些個特權難免大幅度縮小,可是無論走到哪裡,多少還是要佔點便宜,誰願意跟一副弱不禁風的骨架子多計較呢?
胖子喝水都能長肉,瘦子吃東西只會化為智慧,因此毫無節制的必要。甜食、肥肉和一切高卡路里的食物,幾乎成了現代人類的公敵,卻是瘦子的密友。據我多年觀察發現,在中國人嗜食的干貝、內臟、蛋黃等許多食物中,其美味其實來自同一種化學物質──膽固醇。這又是胖子的剋星,而瘦子無不樂於接納。瘦子的血管隔著表皮都能看得清楚,即使阻塞也很容易發現。這種說法也許不合科學,可是科學能使瘦子變胖嗎?
其實瘦子的缺點也莫不是他的優點。既然特別怕冷,相對的也就不大怕熱,只要不計形象,他的夏天是和樹上的鳴蟬、水中的游魚同樣快樂的,瘦子的尊範在現實世界固然不甚受人恭,可是極宜入畫入曲。要不說山水畫裡策杖憑欄的人物無不清瀟灑,就是古道西風,不也要配上一匹瘦馬麼?退一步天地皆寬,瘦人的生命還是值得珍惜的。要是還想不開,那只好繞回生命與宇宙的天問篇上去,那可是玄門一入深似海,再也想不到自己的胖瘦了。

Title :瘦
Author :遠人

ultima modifica: 2019-05-11T20:41:58+02:00da o918poiu
Reposta per primo quest’articolo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