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啟示(二篇)

當夥伴們來做客時,我的小叔子卻只顧自己看雜誌。我的一個鄰居和她的一位熟人在街上走時遇見了我,她只向我打了個招呼,卻沒有介紹自己的同伴。還有一次,我邀請一位朋友共進午餐,她卻整整遲到了一小時,原因是在路上遇到了舊貨大展賣。
上面提到的這些人都是善良正直的人,可惜不懂禮貌。遺憾的是,這類人恐怕為數還不少。在現實生活中,如果你在早晨上班的路上不被人衝撞;在辦公樓裡乒乓作響的門不碰上你的鼻樑;在咖啡店裡沒有煙頭扔在你的臉上,那就算你走運。過去人們通常認為只在百貨商店的店員和法國侍者領班才蠻橫無禮。現在一看,簡直人人都是這樣。面對這禮崩樂壞的局面,沒有理由不去抵制和鬥爭。對付這些人,我最喜歡用的一著是「冷嘲熱諷」。這一著倒很好使。最近有一天,我匆匆忙忙地去藥店買阿斯匹林。營業員愛理不理地瞥了我一眼,就掉過頭去繼續往架子上擺洗髮藥。我非常溫和地問道:「請問,原來那位彬彬有禮、待人熱情的營業員怎麼不在了呢?」其實我並不清楚原來在這兒工作的那位營業員是誰。但這位一聽我的話,馬上走過來慇勤地接待我,看來是想向我表明他也不比原來那位差。
同樣使我有感觸的是陌生人直呼我的名(按理應稱我的姓)。上星期我去按摩治療時,一個按摩師在他的候診室裡親熱地叫我:「喬,進來吧」。可我以前並沒有見過他。我當時非常尷尬。怎麼回答呢?如果也叫他的名,雖然親切,卻讓人起雞皮疙瘩。如果稱他「某某醫生」,就會使我處於心理上的劣勢。然而,我還沒有我的一位朋友那種膽量,每當有陌生人叫她的名時,她就乾脆不理會,連看都不看對方一眼。雖然對叫名這件事如何反應我還有點拿不定注意,但對那些打來電話又讓你拿話筒等著的人,我的做法卻很乾脆,把電話啪的一聲掛上。對那些打電話時說話不禮貌的傢伙,我也照此辦理。
有一天,在街上一位青年婦女擋住了我的去路,我請她讓開,並重複三遍。可她走開時連一句道歉的話都沒講,其實說一句「對不起」或「謝謝」是很容易的。我奇怪為什麼連「謝謝」這句最基本的客氣話現在都越來越難以聽見了。甚至人們在接受禮物後都不寫感謝回信了。寄送結婚禮物往往是音訊全無,不知對方收到沒有。我的一個朋友鼓起勇氣給新婚夫婦打電話,告訴他們她已經向郵局提出查找丟失的包裹。我在這方面膽子很少,只敢給新娘的父母打電話問問禮物收到沒有。一次,當我詢問了新娘的父母後,他們去問女兒時,她的回答卻是:「我還沒寫謝條呢!」新娘的話代表著一種對生活漫不經心的態度。這經常被用來對那些不禮貌的行為進行辯解。例如,直呼你的名是表示對你友好呵,你對是否按時赴約不大在乎說明你這個人不死板呵,等等。對這些論調我都很清楚,只是不願理會它罷了。
依我之見,人們互相間以禮相待可以使生活變得更方便。不然,就會出現相反的情況。
我過去總以為禮貌就像油漆一樣,只是為了使人的外表顯得好看一些。但有一天當我發現了淚漆的真正價值後,才提出了新的結論。那天我正巧看見一群黑螞蟻在我的房間的牆上爬著。它們就從這裡打出了一個洞,並繼續咬蝕木製的底框。從這件事中我受到了啟發:看來禮貌不僅僅是外表的裝飾,而且也維繫著整個社會的安定與和諧。因此,我決心繼續反對社會上那種粗俗無禮和只顧自己、不考慮別人的墮落風氣,不然,它們就會毀掉我們的文明。

 

Author :喬·克德特

 

勿需多講

曾經有一位上司說過:有些東西,你不說出來,別人自然無法理解,那麼,何不講給別人聽,讓人理解呢?
我卻覺得:不理解,就是不理解,說出來也一樣是不理解。
那麼,又何必再多講,又何必再解釋,理解本來就是一種默契,又怎麼可以去尋求。人海茫茫,心各有屬,又何必為那一份沒有的理解而遺憾。
很多年很多年以前,分手的那一天,他對我說:如果不可以理解,希望能彼此諒解;如果不能夠相愛,最起碼可以做到相容。
那一天,雖然我們痛苦地結束了那一場戀情;那一天,雖然我們有過許多誤解和爭執;那一天,雖然我們曾彼此深深地傷害和深深地怨恨過。然而,為了他那句話,我們便將所有的不愉快拋在了身後,以至於這些年來我們一直當對方是朋友。
不需要辛辛苦苦去理解,重要的,是諒解,是容忍。
也許,我永遠不能理解那些每天一下班便將自己關進圖書館的人,但我相信他們一定有他們的樂趣;也許,我永遠不能理解那些天天在沉醉中尋找解脫的人,但我知道他們並非一無是處。也許,我永遠也不能理解我身邊的芸芸眾生,然而,我希望我能善意地去容忍,在容忍別人的同時,也輕鬆而幸福的容忍了我自己。
有人對我說:為什麼,我沒有理解,沒有朋友。
我知道理解可遇不可求,我知道朋友需要容忍,容忍他的生活方式,容忍他的弱點,容忍他和你所不相同的地方。
人往往苛求自己去追求一些很虛無縹緲的東西,於是生活得很艱難很辛苦,於是便在無可奈何中不停地哀歎「做人難」。
為什麼不能現實一點,為什麼不讓自己活得舒服一點。
如果有一天,你我在窄路相逢,不需要企圖去理解那些匆匆趕路的心聲,只需要,你抬一抬腳,我側一側身,用微笑的相容共走這一段路。
如果有一天,你我同舉酒杯,不需要一定去理解彼此杯中的那許多甜酸苦辣,只需要,道一聲,輕碰杯,幹下這一份相逢又相聚的緣分。
如果有一天,你到這小屋來坐,不需要枉費心機去理解這小屋裡有多少歡樂多少寂寞多少愁與愛,只需要,喝一杯檸檬茶,聽一段「曼陀羅」,共賞一份斜陽的美麗和秋夜的靜謐。
生活中,何需太多的刻意。
勿需多講,只要我們有那一份默契,勿需苛求,只要我們有那一種相逢的緣分。以我們的微笑和辛勤,去創造我們的明天。
勿需多講。

 

Author :現代人報 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