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冤家—摯友

列夫·托爾斯泰與屠格涅夫都是俄國文豪,他們有一段曲折動人的友誼。
1855年,托爾斯泰在彼得堡認識了比他大10歲的屠格涅夫。

儘管屠格涅夫感到這個新朋友脾氣大、倔強和甚至有時粗野,但對他卻從心眼兒裡喜歡,兩人成了很好的朋友。


1861年,屠格涅夫的《父與子》脫稿,邀請托爾斯泰到自己的新莊園,把稿子給他看。

午餐後,托爾斯泰拿起稿子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越看越感到興趣索然,漸漸拋捲入夢。

當他醒來時,發現屠格涅夫剛背過身子走出門,再也沒有進來。


第二天,兩人到詩人費特家做客。

席中,屠格涅夫對教育自己女兒的英國女教師讚不絕口,因為她教導女兒為窮人縫補衣服,在慈善事業上捐款……屠格涅夫認為,這樣會使女兒漸漸接近窮人。

不料,托爾斯泰很不以為然,帶著譏諷的口吻說:「我設想一位穿著華貴的小姐,膝上放著窮人又髒又臭的破爛衣服,在表演一幕不真實的舞台鬧刷。」

頓時,惹得屠格涅夫怒不可遏,大聲咆哮:「這麼說,是我把女兒教壞了?!」

托爾斯泰也不示弱,兩人在客廳裡互相揪發抓頭,乒乒乓乓大打出手,終致絕交。


兩位作家就為區區一件小事,關係中斷了17年。這段時間,兩人都深感內疚和不安。


1878年,托爾斯泰採取主動,寫信向屠格涅夫道歉:「伊凡·謝爾蓋耶維奇!近日想起了我同您的關係,我又驚又喜。

我對於您沒有任何敵意,謝謝上帝,但願您也這樣,我知道您是善良的,我確信,您對我的敵對感情已經在我之先早就拋掉了……請您永遠原諒我的一切,在您面前,我是有罪的。」


屠格涅夫立即寫了回信:「收到您的信我深受感動,我對您沒有敵對情感,假如說過去有過,那麼早已消除——只剩下一個對於您的懷念。您曾經是我真心眷戀的人,您,作為一個作家最初的一步得到了我最先的祝賀……」
這一年,在托爾斯泰盛情邀請下,60歲的屠格涅夫到波良納莊園作客。


等待屠格涅夫的時候,一家人都很激動。托爾斯泰把同舊友的和解稱為「精神上的誕生」。


那幾天,托爾斯泰一個字也沒寫過,寸步不離地陪著朋友。

在家宴中,屠格涅夫還高興地跳起古老的康康舞。

這一天中午,托爾斯泰的妻子把大家叫到客廳,屠格涅夫在那裡念了短篇小說《狗》。

這回,托爾斯泰托著下巴,不時點著頭,甚至為其中精彩的章節叫好。

這次見面,雖然兩人都有些拘謹,主人客客氣氣,客人小心翼翼,但總算言歸於好了。


兩年後,屠格涅夫又到莊園做客,那是陽光燦爛的5月。


托爾斯泰請客人郊遊,兩人還帶著槍去打鳥。

「砰砰」幾槍,托爾斯泰打下了兩隻山鷸,屠格涅夫沒有得手,一個勁兒地羨慕主人的運氣。
夜幕悄悄降臨,終於有一隻山鷸向他飛來,槍響了。
「打死了嗎?」主人站在原地喊道。
「啪一聲掉下去了,您快讓狗去撿。」屠格涅夫回答。
托爾斯泰讓孩子們牽著狗跑過去,卻一無所獲。
「說不定只受了傷。」托爾斯泰奇怪地說,「狗找不到是不可能的。」
「不對,我看得清清楚楚,啪一聲掉下去,不是受傷,是一下子死了。」他堅持著說。
「但是為什麼狗找不到它呢?不可能的。」
「我沒有撒謊,它是啪一聲掉下去了。」

屠格涅夫沒法解釋,只有再三重複原先的話。
雖然沒有爭吵,但鳥兒失蹤給兩人留下不快之感,彷彿他們之中有一個是說了錯話。


這回由於大家都不願意重複過去不愉快的經歷,便把這個爭議擱下了。

儘是在愉快的消遣中打發時間。
晚上,托爾斯泰悄悄吩咐兒子,第二天早點起來,去仔細找一找。


事情終於清楚了:山鷸被打了下來,正好卡在白楊樹梢的枝椏上。


當孩子們鄭重其事地把獵物帶回家時,簡直成了一件大事。

兩位老朋友的高興勁更是無法形容,因為這次的枝節分歧沒有產生裂痕,互諒互讓使雙方產生更深厚的友誼。


1882年9月3日,屠格涅夫與世長辭了,噩耗傳來,托爾斯泰悲痛欲絕,到處打聽摯友患病和逝世的各種詳情。

他曾寫信給妻子索菲亞·安德烈耶夫娜說:「我總是懷念著屠格涅夫,我深愛著他,我想把他的作品都讀一遍……」
 

Author:《外寫作拾趣》

必安住電蚊香 
維骨力 Move Free 2 
自然 健康 纖體 – 活力UP網 

朋友—冤家—摯友ultima modifica: 2018-06-19T04:23:04+02:00da o918poiu
Reposta per primo quest’articolo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