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壞的留給別人

   畢加索有一陣常常往勃拉克的畫室跑,他們形影不離,大家都覺得這是一對老朋友。再說,立體主義又是他們倆一起搞出來的
有一天勃拉克很沮喪地說,他把一幅畫作壞了,許多見到這幅畫的人都皺起了眉頭。他真想毀掉這件敗筆之作,勃拉克這樣嘀咕。
別,別別,畢加索瞇著眼睛,在那幅畫前踱來踱去,倒像是發現了傑作似的大聲稱讚個不停:這幅畫真是棒極了
。勃拉克有點將信將疑的確,在那個年頭,好的和壞的都攪在一起,傑作和垃圾連畫家自己也分辨不清。真的嗎?勃拉克問。
當然,沒問題,畢加索認真誠懇地回答。你把它送給我吧,我用我的作品與你交換,怎麼樣?
於是,事情就有了一個美好的結局,畢加索回贈給勃拉克一幅畫,換回了勃拉克自己差點要扔掉的 「傑作」
幾天以後,又有一些朋友去勃拉克的畫室,他們都看到了畢加 的那幅畫,它掛在房間裡十分引人注目。勃拉克感動地說,這就是畢加索的作品。他送給我的,你們瞧,它真是美極了!
差不多同一天,還是這些人,也去了畢加索的家,他們一眼瞧見了勃拉克的「傑作 」 ,當他們睜大兩眼迷惑不解的時候畢加索開始說話了:你們看看,這就是勃拉克,勃拉克畫的就是這東西!
傳記作家在提到這段鮮為人知的軼事時,當然是想揭露畢加索為人中魔鬼的一面,狡猾,假惺惺,騙取朋友的「物證」,以及毫不留情地背後攻擊。
不過我倒不在乎這個,誰讓畢加索是個天才呢。要是他根本不會畫畫,誰會把他的小伎倆記錄在案呢。勃拉克在這件事兒上,無疑是受了委屈的。但他這幅畫失敗了,也是沒得說的;只是他過於相信人,被畢加索暗中使了個絆子。
我這裡重提這件小事,不是想批評藝術家的「無行 」 ,關於這個,人們已經見怪不怪,再說也翻不出什麼新花樣。我之所以搬出這件舊趣聞,是因為我想到了別的。也許,作為引子,它的篇幅遠遠大於正文。
我知道今天有不少畫家,他們因種種原因而出了名。畫也能賣出個好價錢。可是,他們的畫沒有問題,全是些「壞畫」。他們當然不是勃拉克,僅僅是偶爾失手。不,他們根本就畫不出好畫。然而我們不用擔心,他們的畫全賣掉了。還賣得相當昂貴。買他們畫的人,都是好心的外行。他們當然也不是畢加索,懂行,買下來是為了出朋友洋相。不,他們買畫,是因為愛藝術,或者這樣說吧,因為愛風雅。愛風雅,這並沒有錯。
而這些畫家呢,攢了不少錢,買進了許多真正的好古董,甚至名畫,珠寶與黃金。他們得到了好東西,卻把壞的,留給了別
作者:吳亮

鱷魚系列

保養私密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商品

管教與虐待

   父母的權威是為了使兒女分辨對與錯,黑白是非得以確定。鞭打是為了糾正不良行為,希望皮肉之痛能銘記在心上。但卻被一些本身情緒不穩定、心態不成熟的父母藉以發洩怒氣,使許多小小心靈受到創傷,甚至到了成年後,仍然留下苦痛的回憶。
父母使用權威,主要目的在於:
一、保護兒女的安全,而不是獨裁的保障。
二、引導兒女的方向,而不是約束自由。
三、維持家庭的秩序,而不是一意孤行。
四、塑造兒女的人格,而不是限制活動。
中國人說玉不琢,不成器。要兒女成才,必須隨時塑造其人格。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美國人也許因不滿自己父母過於嚴厲,在50年代期間,鼓吹開放式對待兒女,認為兒女應有自主權。到了1960年,青少年犯罪達1500宗,到了1968年,竟激增到3萬宗。現在的美國青少年沒有節制的行為,更多得難以計數。難怪近來美國人也高唱:「拿起籐鞭,回歸權威。」
然而管教與虐待之間,有一道明確的分界線:
管 教
一、公正的;二、動機是改正行為;三、是威嚴的表現;四、不輕易舉鞭;五、會先解釋錯處;六、感覺痛,知道錯;七、事後與兒女和好;八、常給機會悔改;九、兒女行為改過;十、對權威尊敬、感激;十一、扶持兒女的自信心;十二、養成合作、順從的習慣;十三、有負責任的生活態度。
虐 待
一、偏見的;二、動機是憎惡;三、是怒氣的表現;四、隨心情亂打;五、以喝責、咒罵做開場白;六、身心留下傷痕;七、事後冷言冷語;八、常警告諷刺;九、兒女更加叛逆;十、對權威憎恨、反感;十一、侮辱兒女的自尊心;十二、導致反權威、反社會心態;十三、對人、對事皆不負責任。□
Author :袁鳳珠

鱷魚系列 <style=”word-spacing:1; margin-top:1;=”” margin-bottom:1″=”” dir=”ltr” align=”left”>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