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的精神分析

  夢是對願望的滿足
弗洛伊德認為,夢是對願望的滿足,不過,這種願望在夢中的表現,有時是直接的,有時是間接的,有時則是以相反的形式出現的。
有一位心理學者,進行過一項心理變化研究的空腹實驗。他讓32名大學生絕食幾天,試驗過程中,有很多人夢見自己狼吞虎嚥地吃著烙得很厚的食品和牛排。更稱得上傑作的是,在研究這些受試者剛一睜開眼時的談話內容時,發現與食物有關的話題與空腹致餓程度成正比,絕對壓倒其它話題。許多受試者平時根本不感興趣的烹調技術、食堂菜譜之類,這時也成了饒有興味的話題,其中有的人甚至還表示實驗結束後想當炊事員(32名受試者中有13名),或在農場勞動等等。很明顯,他們的夢,直接反映著受試者當時的需要和慾望。
有些夢對願望的反映要稍微曲折一些。有一次,弗洛伊德的一個朋友的夫人,做了一個來月經的夢,這樣的夢她過去幾乎沒有做過,她向弗洛伊德討教。弗洛伊德告訴她,夫人做這個夢意味著內心深處存在著「有月經就好了」的想法,如果反過來看的話,這個夢可以解釋為夫人目前的月經暫時停止了。這位夫人聽後驚訝地告訴弗洛伊德,自己正處於妊娠期,她對弗洛伊德的解釋異常欽佩。
應該說,像這樣內心無意識的欲求,在夢中按其本來面目直接或不很曲折地表現出來的情況,其判斷是比較容易的。當然,由於夢的本質和機制十分複雜,許多內容對於人類來說,還是未知世界,所以,難以解釋的夢仍然不少,甚至占夢的大多數。但是,按照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方法,還是可以解開不少神秘之夢的鎖結。
釋夢之一:小白狗被絞死
有位女性夢見一隻小白狗被絞死,與弗洛伊德的助手費蘭斯對此夢的分析的例子,現在已被許多書引用,而成為很有名的話題。當這位女性把夢中「荒誕」的經歷告訴費蘭斯以後,費蘭斯經過分析後認為,這條小白狗實際上是這位太太所討厭的義妹的形象。讀者諸君恐怕難以相信,小白狗怎麼會成為人的形象的代表呢?可是,若看看費蘭斯下面的說明,對於他的結論你多半會心悅誠服的。
費蘭斯的說明是這樣的:這位女性對烹調很擅長,並且有時還親手勒死鴿子、小鳥等來烹飪。但她絕不認為這是件愉快的事情,所以很想辭去這項工作。在分析夢的過程中,這位女性說出了這些情況,於是我問她是否有特別討厭的人時,她說出了義妹的名字,並激奮地說起了義妹對她丈夫「就像訓練好了的鴿子一樣」,使她十分厭惡。我告訴她,你在夢中勒死小白狗的方法同勒死鴿子的方法實際是一樣的,而鴿子、白狗其實都已擬人化了,它很可能就是你義妹的形象。通過進一步詢問,果然得知,這位太太在做此夢之前曾與義妹大吵了一場,還把義妹從她房間裡趕了出來,對義妹罵道:「滾出去,但願別讓狗咬著我的手!」分析到這裡,女士承認,她確實有過「義妹死了可好」的想法,而她的義妹身材矮小,皮膚細白,就像小白狗一樣。
夢中出現的象徵
雖說人的有些慾望能像上面那樣的夢中明顯表現出來,但也有些慾望會不露形跡地以另一種形式表現出來。特別是像上面所舉的例子中,在欲將義妹勒死這種反社會、反道德的慾望存在的情況下,這種傾向更明顯。實際上我們就是睡著了,良心也不是完全麻痺的,而是在適當地起著作用。
弗洛伊德把這種機制叫做「夢的檢閱」。它和過去軍方檢查報紙、書刊,把當時認為不妥的部分刪掉重寫基本上是一樣的。也就是說,所以不能讓無意識界的芥蒂在有意識界隨便露頭,是因為有意識和無意識的鏡頭裡都閃爍著檢查官的目光,起著禁止可疑東西通過的作用。由於這個原因,所以儘管是在夢中,無意識慾望中一些醜惡的東西也都在換裝、變形,變成能混過檢查官眼睛的那種程度再表露出來。勒死義妹是不能容忍的,但是勒死小白狗還能說得過去。於是,在分析夢時,就需要我們千方百計地找到事物的本質,為此需要懂得夢的「象徵」。如:性行為→騎馬、吃香蕉等;男性性器→竹竿、手杖、蛇等(呈棒狀的東西)。女性性器→花瓶,房子等(呈容器狀的東西)。弗洛伊德把這些關聯密切、可以置代的東西稱之為「象徵」。前面舉例中的義妹→小白狗之間的密切關聯,也是一個象徵,但這畢竟只是當事人明白的象徵,與男性性器→竹竿這樣的能被廣泛用於斷定性質的東西是不同的。我們掌握了「象徵」的多變性,解釋夢就比較容易了。
一位年輕女性做了這樣的夢:「一個男子想騎一匹性情剽悍的馬,但是沒有如願。失敗了三次,到第四次終於騎上了馬鞍出發了。」乍一看,這個夢沒什麼離奇之處,可是你若知道「象徵理論」,這個夢就很不得了。如果把這個夢分析出來,就是:「某個男人強迫一個討厭他的女性進行性交,失敗了三次,但第四次終於達到了目的。」實際上,這位女性有了三次拒絕男朋友求愛的經歷,這次也要堅持拒絕到底。夢中的「象徵」把表示的性交成功,恰恰是她對自己行為能否成功的擔憂。
可見,判斷夢很重要的是要知道平時被壓抑在心底的慾望,以及各種「象徵」的意義。有了這兩條,不少夢能夠合理地闡釋。
釋夢之二:「這個女人就是罪犯」
某年輕主婦,夢見自己在陰暗潮濕的監獄裡,被懷疑為可惡的殺人犯。被殺的還不知是誰,是男是女也不知道,但是偵查的警察一口肯定「就是你殺的」!
在這間牢房裡,有個衣衫襤褸的老太婆。奇怪的是,老太婆的頭上綁著一個裝有濃硫酸的瓶子,並且搖晃著腦袋對警察說:「這個女人就是罪犯。」就在這時,濃硫酸飛濺出來,年輕主婦的臉、手都被燒傷了,但是警察還是不停地對她追問,並說「被害者因濃硫酸受害」,對老太婆卻一點也不懷疑。於是,年輕主婦在被濃硫酸痛苦地折磨的同時,大聲叫喊自己「冤枉」,在痛苦的叫喊和折磨中,她睜開了眼睛,醒了。
心理學家聽了這些話,直觀地確立了某種假說:這個老太婆很可能就是和她關係緊張的小姑。於是,從多方面進行試探,結果她這樣說:「雖然不能清楚地斷定夢中的老太婆是我的小姑,但穿的衣服卻很像。」
其實,這個夢不管怎麼說,都可以把它的根源解釋為主婦與小姑之間在心裡結成的疙瘩。從監獄這個夢的舞台來看,也可以知道,家庭生活對年輕主婦來說很不自由。夢中的老太婆拿著濃硫酸,不用說是做夢人感覺到小姑內心對她隱含的敵意,至少也是本人感到被小姑欺侮的證據。如果把警察看成是她丈夫的象徵,那麼這可以解釋為:本應站在公正立場、公平裁判的丈夫,客觀上卻站在小姑一邊,偏袒小姑,同小姑一起來攻擊她。這是一個惡夢。她正在痛苦的時候,醒了過來,這又喻示著她還沒有找到解決她和小姑矛盾的妥當方法。年輕主婦承認,她並不是沒有想過採用某種手段(如反抗、爭吵甚至殺害等)來解決矛盾,但都感到不好。因此,她的內心一直很壓抑,這種心情在夢中就表現為受折磨。這充分說明,這位主婦的性格比較內向,並且常常認為事情的起因總有自己的過失。所以,即使在夢中也找不到出路,相反繼續讓自己的慾望在折磨自己。
釋夢之三:在收容所裡
某中年婦女做了一個夢,夢中的地點不明確,但好像是設有鐵絲網的美軍收容所。在悶得要死的房間裡,一群人蜂擁而上,給她穿衣服,甚至給她穿毛皮衣服,熱得她汗流浹背。過了好久,她才逃脫了他們的圍攻,瞅準機會越過鐵絲網,那些人也緊追不放。她想在大街上搭別人的車逃跑,但是人家不讓她搭車。這時追趕的人逼近了,所以只好又往別處逃。不一會兒,突然周圍變得很靜,面前呈現一個大湖,不由得心曠神怡。正在欣賞景色之際,感到背後有人,一看原來是個手拿警棍的高個子外國人站在背後,她忽地一下子失去了知覺。
心理學家在分析她的這個「怪夢」時,得知她的丈夫比她大十八歲,並因中風而臥床不起,而孩子們都耐心地勤懇地侍候他。心理學家說出夢中的「象徵」所代表的意義時,那位婦女的臉唰地紅了。其實,這個夢可以判斷為她對性慾的不滿足。開始許多人給她穿衣服的場景,可以解釋成她想赤身裸體這一願望被壓抑著。她對這種壓抑進行反抗,勇敢地從美軍收容所也就是從她的「貞潔妻子」的座位上逃脫出去,但是她覺察到追捕她的人們(即良心)在與她激烈地糾纏。後來出現的大湖是這位女性強烈的慾望,希望得到滿足的象徵,在夢中可以看成是被解放的天地。但是拿著警棍(男性的象徵)的陌生人接近她的時候她失去了知覺。
Translator :熊振國

鱷魚系列

鱷王系列

必安住系列

整箱商品

捕鼠黏蠅防蹣

恐龍系列

花之鄉系列

超值商品

昆蟲標本

其他商品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