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在各種壓力下生活

  「世界上不存在任何沒有壓力的環境。」美國國家精神健康研究所的菲利浦·戈爾德博士說。大多數的人認為壓力乃是一種消極因素,殊不知壓力在某種意義上也有其積極的一面。生活在沒有壓力的環境中是不可想像的──就好比幻想在沒有摩擦力的情況下行走,或如同在沒有路面的支撐力的情況下騎自行車一樣──是絕對不可能的。
壓力的積極因素之一是促人上進,從失敗中振作起來。例如,一次考試的失敗所產生的壓力可能會使一個學生臥薪嘗膽、發憤學習,在期終考試中名列前茅。
壓力對人的影響因人而異。一些人可能會表現為頭痛,另一些人則可能會表現為焦躁不安、恐懼、驚慌等情緒,還有一些人則會產生行為上的變化──改變睡眠方式,改變胃口及性功能等。
許多疾病與壓力有關。與壓力有關的跡象和症狀有:過敏症、高血壓、哮喘、心臟病、肌肉抽搐、氣短、背痛、多汗、胃絞痛、手腳冰涼、心率過速、注意力不集中、易出事故、失去信心、哭喊、尖叫、埋怨、易怒、易激動、常發脾氣、創造力下降、猶豫不決、工作懶散、嗜大量煙酒或安眠藥、怕見人、健忘等。
壓力一般分為兩類:一類是肉體上的壓力;另一類是精神上的壓力。諸如過度的勞累、損傷及病痛即屬於前者;而各種不順心的事情(愛情、事業、工作等方面的不順心)均會導致煩躁不安、憤怒、沮喪等不良情緒,這即屬於後者。這兩者有時可以互相影響,互相轉化。但一般來說,後者給人帶來的痛苦更大。
我們的祖先──穴居人──很早就學會了解除壓力的方法──逃避或發洩。例如,當他們遇到野獸時,解除恐懼給心理上帶來的壓力的辦法不是逃之夭夭,而是用憤怒來發洩恐懼感──群起而攻之,必將野獸致於死地而後快。
人類現已進入現代化的文明社會,因此,再也不可能像我們祖先那樣,用簡單粗暴的方式解除肉體和心理上的壓力了。你既不能逃避現實給你的壓力,也不能用粗暴的攻擊方式去解除它。因此,心理學家們建議人們用積極的態度對待各種壓力。例如,對待肉體上的壓力,可以用所謂「放鬆法」──安神、養性、參加體育鍛煉等。對待精神上的壓力可以用「轉移法」等。
下面是一個測試表,它可以測試出你應付壓力的能力大小。
1、你有一個支持你的家庭嗎?如果是,加10分。
2、你是否以積極的態度執著追求一種愛好?如果是,加10分。
3、你是否參加每個月有一次集會的社會活動團體?如果是,加10分。
4、根據你的健康、年齡、骨胳結構情況,如果你的體重保持在「理想」體重以內,加15分。
5、你經常做一些所謂的深度放鬆嗎?至少一周要做3次。這包括安神、靜思、想像、做瑜珈等。如果是,加15分。
6、如果你每週堅持鍛煉身體,每次在半小時以上,那麼每鍛煉一次加5分。
7、如果你每天至少吃一頓營養豐富且全面的飯菜,加5分。
8、如果你每週都做一些你真正喜歡做的事情,加5分。
9、你在家中備有專門供你獨處和放鬆的房間嗎?如果有,加10分。
10、如果你在日常生活中很會巧妙地支配時間,加10分。
11、如果你平均每天抽一包香煙,減10分。
12、你是否依賴於飲酒或吃安眠藥來幫助入睡?如果你每週有一個晚上這樣,減5分。
13、白天,你是否靠飲酒或鎮靜藥來穩定急躁情緒?如果你每週有一次如此,減10分。
14、你是否經常將辦公室的工作帶至家中開夜車?如果是,減10分。
理想的得分應該是115分。得分越高,你對付壓力的能力就越強。如果你的得分在50~60分以上,證明你已具備了應付一般性壓力的能力。

Translator :徐俊森

話的力量

  當我感到困難,當懷疑自己力量的心情使我痛苦流淚,而生活又要求做出迅速和大膽的決定,由於意志薄弱,我卻做不出這種決定來的時候,我便想起一個舊的故事,這是許久以前我在巴庫聽一位40年前被流放過的人說的。
故事所說的事情發生在40年前的西伯利亞。在一次各黨派流放者秘密舉行的聯席會議上。做報告的人要由鄰村來參加會議。這是一個年輕的革命家,名氣很大,也很特殊,並且是一位前程遠大的人。我不打算說出他的姓名。
大家等他等了很久,他沒有來。
把會議延期吧,當時的情況是不允許的。而那些跟他屬於不同政黨的人卻主張他不來也要開會,他們說,這樣的天氣他總歸是來不了的。
這一年的春天來得很早,山坡上的積雪被太陽曬軟了,他要想乘狗拉雪橇是辦不到的。河裡的冰也薄了,有些地方已經浮動起來了,他滑雪來很危險,要駕船逆流而上也還太早:因為冰塊會把船擠碎,即使是最強壯的漁夫也抵不住冰塊的衝擊力。
然而贊成等候的人並沒有妥協。他們對於那個要來的人是一向深知的。
「他會來的,」他們堅持說,「因為他說過『我要來』,──那他就一定會來!」
「環境比我們更有力量呵!」前一種人急躁地說。
大家爭論起來了。忽然窗外人聲噪雜,在木屋跟前玩耍的孩子們也興奮起來,狗叫著,焦急不安的漁夫們趕緊向河邊奔去。
流放者們也從屋子裡走出來。他們眼前出現了一個驚奇的場面。
有一隻小船繞著彎慢慢地衝著碎冰逆流而上。船頭站著一個瘦削的人,穿著毛皮短外衣,戴著毛皮耳帽;他嘴裡銜著煙斗,不慌不忙用桿子推開流向船頭的冰塊。
起初誰也沒注意,這小船既沒有帆,又沒有其他動力設備,怎麼會逆流行駛,但當人們走近河邊的時候,大家才吃了一驚,原來是幾隻狗在岸上拖著船前進。
這樣的事在這裡誰都沒有試過,漁夫們驚奇得直搖頭。
其中一位年長的人說:
「我們的祖先和父親在這兒住了多少代,可是誰也沒敢這樣做過。」
當戴耳帽的人走上岸來的時候,他們向他深深地鞠躬致敬:
「到來的這一位比咱們大家更會出主意。是個勇敢的人!」
來者與等候他的人握了握手,指著船和河說:
「同志們,請原諒我不得已遲到了。這對我是一種新的交通工具,有點不好掌握時間。」
實際上是不是這樣,或者說人家講給我聽的這個富於詩意的故事中是不是有所臆造,我不得而知;但我希望這一切都是真實的,因為對我來說,再也沒有比這個關於信任一句話和關於一句話的力量的故事更真實和更美好的東西。

Author :巴甫連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