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懷慎

唐盧懷慎,清慎貞素,不營資產。器用屋室,皆極儉陋。既貴,妻拿不免饑寒。而於故人親戚,散施甚厚。為黃門侍郎,在東都掌選事,奉身之具,才一布囊耳。後為黃門監,兼吏部尚書。臥病既久,宋璟、盧從願常相與訪焉。懷慎臥於弊簀單席,門無簾箔,每風雨至,則以席蔽焉。常器重璟及從願,見之甚喜,留連永日,命設食。有蒸豆兩甌,菜數莖而已。此外翛然無辦。因持二人手謂曰:”二公當出入為藩輔,聖上求理甚切,然享國歲久,近者稍倦於勤,當有小人乘此而進。君其志之。”不數日而終。疾既篤,因手疏薦宋景、盧從願、李傑、李朝隱。上覽其表,益加悼惜。既歿,家無留儲,唯蒼頭自鬻,以給喪事。上因校獵於城南,望墟落間,環堵卑陋,其家若有所營,因馳使問焉。還白:懷慎大祥,方設齋會。上因為罷獵。憫其貧匱,即以縑帛贈之。(出《明皇雜錄》)
又云:盧懷慎無疾暴卒。夫人崔氏,止其兒女號哭。曰:”公命未盡,我得知之。”公清儉而潔廉,蹇進而謙退。四方賂遺,毫髮不留。與張說同時為相,今納貨山積,其人尚在。而奢儉之報,豈虛也哉。及宵分,公復生。左右以夫人之言啟陳。懷慎曰:”理固不同。冥司有三十爐。日夕為說鼓鑄橫財。我無一焉,惡可並哉!”言訖復絕。(出《獨異志》)
【譯文】
唐朝的盧懷慎清正廉潔,不搜刮錢財,他的住宅和家裡的陳設用具都非常簡陋。當官以後身份高貴,妻子和兒女仍免不了經常挨餓受凍,但是他對待親戚朋友卻非常大方。他在東都負責選拔官吏的重要公務,可是隨身的行李只是一隻布口袋。後來他擔任黃門監兼吏部尚書期間,病了很長時間。宋璟和盧從願經常去探望他。盧懷慎躺在一張薄薄的破竹蓆上,門上連個門簾也沒有,遇到颳風下雨,只好用蓆子遮擋。盧懷慎平素很器重宋璟和盧從願,看到他們倆來了,心裡非常高興,留他們呆了很長時間,並叫家裡人準備飯菜,端上來的只有兩瓦盆蒸豆和幾根青菜,此外什麼也沒有。盧懷慎握著宋璟和盧從願兩個人的手說:”你們兩個人一定會當官治理國家,皇帝尋求人才和治理國家的策略很急迫。但是統治的時間長了,皇帝身邊的大臣就會稍稍有所懈怠,這時就會有小人乘機接近討好皇帝,你們兩個人一定要記住。”過了沒幾天,盧懷慎就死了,他在病危的時候,曾經寫了一個報告,向皇帝推薦宋璟、盧從願、李傑和李朝隱。皇帝看了報告,對他更加惋惜。安葬盧懷慎的時候,因為他平時沒有積蓄,所以只好叫一個老僕人做了一鍋粥給幫助辦理喪事的人吃。皇帝到城南打獵,來到一片破舊的房舍之間,有一戶人家簡陋的院子裡,似乎正在舉行什麼儀式,便派人騎馬去詢問,那人回來報告說:”那裡在舉行盧懷慎死亡兩週年的祭禮,正在吃齋飯。”皇帝對盧懷慎家裡的貧窮非常憐憫,停止了打獵,派人送去一些布匹。
另一種說法是:盧懷慎沒病突然死了,他的夫人崔氏不讓女兒哭喊,對他說:”你們的父親沒死,我知道。你父親清正廉潔,不爭名利,謙虛退讓,各地贈送的東西,他一點也不肯接受。他與張說同時當宰相,如今張說收受的錢物堆積如山,人還活著,而奢侈和勤儉的報應怎麼會是虛假的呢?”到了夜間,盧懷慎又活了,左右的人將夫人的話告訴了他,盧懷慎說:”道理不一樣,陰間冥司有三十座火爐,日夜用燒烤的酷刑來懲罰不義的橫財的人,而沒有一座是為我準備的,我在陰間的罪過已經免除了。”說完又死了。

 樂天購物

優旃

秦優旃善為笑言,然合於道。始皇嘗議欲大苑囿,東至函谷,西至陳倉。優旃曰:”善。多縱禽獸於其中,寇賊從東方來,令麋鹿觸之足矣。”始皇乃止。及二世立,欲漆其城。優旃曰:”善。雖百姓愁費,然大佳哉。漆城蕩蕩,寇來不能上。即欲漆之,極易,難為蔭室。”二世笑而止之。(出《啟顏錄》)
優旃侍始皇立於殿上。秦法重,非有詔不得輒移足。時天寒雨甚,武士被楯,立於庭中。優旃欲救之,戲曰:”被楯郎,汝雖長,雨中立;我雖短,殿上幸無濕。”始皇聞之,乃令徙立於廡下。(出《獨異志》)
【譯文】
秦朝的優旃很擅於說笑話,但是他說的笑話都符合一定的道理。秦始皇想要建立一個從函谷關到陳倉縣的飼養動物的大園子。優旃說:”這個想法很好,多放些野獸在園子裡,敵人如果從東方來,就讓麋鹿用犄角把他們頂回去。”於是秦始皇打消了這個想法。等到秦二世即位以後,想要給城牆刷上油漆。優旃說:”好!雖然老百姓會因此而加重負擔,但是這件事大有好處,將城牆刷上油漆,寬廣而平滑,敵人來了爬不上去,應該馬上就辦,這是件很容易的事情。”秦二世笑著放棄了這個計劃。
優旃侍候秦始皇站在大殿上。秦朝的法律嚴肅,沒有命令,衛士們不允許隨便移動腳步。當時天氣寒冷,正下著大雨,武士們披著鎧甲站在院子裡。優旃想要解救他們,便同他們開玩笑說:”披著鎧甲的漢子,你雖然長得高大,但是卻在雨中站著,我雖然長得矮小,卻在殿上不致於被雨濕。”秦始皇聽到了,便命令武士們轉移到屋簷下面。

樂天購物

張衡

Aside

張衡死月,蔡邕母始懷孕。此二人才貌甚相類。時人云:邕是衡之後身。初司徒王允,數與邕會議,允詞常屈,由是銜邕。及允誅董卓,並收邕,眾人爭之不能得。太尉馬日磾謂允曰:”伯喈忠直,素有孝行。且曠世逸才,才識漢事,當定十志。今子殺之,海內失望矣。”允曰:”無蔡邕獨當,無十志何損?”遂殺之。(出《商芸小說》) 東國宗敬邕,不言名,咸稱蔡君。兗州陳留,併圖畫蔡邕形象而頌之曰:”文同三閭,孝齊參、騫。”(出《邕別傳》) 【譯文】 張衡死的那個月,正是蔡邕母親懷孕的時候。他們兩個人的相貌和才能非常相似,人們說蔡邕是張衡所托生的。當初司徒王允好幾次同蔡邕辯論,王允經常理屈詞窮,因此而怨恨蔡邕。後來王允誅殺了董卓,並且拘捕了蔡邕。太尉馬日磾對王允說:”蔡邕忠厚正直,素來有忠孝的名聲,況且又是曠世奇才。目前剛剛恢復了漢朝的事業,應該整理律歷、禮樂、刑法等十項基本制度,在這個時候將蔡邕殺了,恐怕會令天下的人失望。”王允說:”沒有蔡邕就難以獨擋一面?不能寫定十項基本制度有什麼妨礙?”於是把邕殺了。邕國宗的尊敬,所以不叫他的名字,都稱為蔡君。”兗州的陳留還畫了蔡邕的畫像來頌揚他,說他的文章同三閭大夫屈原一樣好,忠孝與曾參和張騫齊名。

樂天購物

徐孺子

陳仲舉雅重徐孺子。為豫章太守,至,便欲先詣之。主簿曰:”群情慾令府君先入拜。”陳曰:”武王軾商容之閭,席不暇暖,吾之禮賢,有何不可?”(出《商芸小說》)
徐孺子年九歲,嘗月下戲。人語之:”若令月無物,極當明邪?”徐曰:”不爾,譬如人眼中有童子,無此如何不暗。”(出《世說》)

【譯文】
陳仲舉平素很看重徐孺子,他被任命為豫章太守,剛一到任,就要去看望徐孺子。主簿對他說:”大家都希望太守您先舉行交接參拜儀式。”陳仲舉說:”周武王沒等坐暖蓆子,就急著去拜訪商容,我禮賢下士,有什麼不可以呢?”
徐孺子九歲的時候,一次在月亮下面玩耍。有人對他說:”如果月亮裡沒有月宮和桂樹等物體,那麼一定會更加明亮。”徐孺子說:”不是這樣,就像人的眼睛裡面的瞳仁。如果沒有瞳仁,將會更加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