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威的失誤

  在人類社會的發展進程中,一直存在著一股反對使科學有益於物質和精神進步的很強的潮流。費解的是,這股潮流的中心人物不少是有名望的科學家或權威人士。當然,不否認他們的態度是嚴謹的,但在思維方法上確有「地球中心論者」的顯著特點。有人給他們取了個名子,叫「阻礙文化發展同盟」。
這裡,舉例介紹這個學派在過去100多年間信口開河發表的專家意見。令人沮喪的是,這股潮流給各個時代的政府所做出的有關科學技術的決定都造成了影響,這些人的見解都曾在政策制定者當中形成多數派意見。
1875年——汽車 請看1875年美國議會關於汽車問題的記錄:
「唯利是圖者們手中所掌握的汽油可造成最嚴重的火災和爆炸危害。靠汽車引擎驅動的無馬馬車……排除了對馬的使用,其結果,將造成我國農業的毀滅……在我們正在處理的新發現中,含有一種與我們任何常識性的概念都不相符合的、極其危險的自然力。」
1880年——電燈 1880年1月6日《紐約日報》的社論說:愛迪生的電燈絕不是氣燈的競爭對手。要點8只電燈就要配1台發電機,所以整個紐約起碼要配25萬台。而1台發電機的費用為3千美元,總共需要7.5億美元巨額投資,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該報還引用了一位「著名電氣學家」的「權威性」意見:「(電燈)可能會曇花一現般地熱鬧於一時,但過不多久,愛迪生的名字將同他的電燈一起銷聲匿跡。」
然而,在翌年秋天,愛迪生就建起了發電廠並開始運轉,為紐約的幾個地區和費城提供了電力。
1895年——X光 英國科學界的領袖、英國皇家學會會長凱爾文勳爵稱:「不久後人們便會明白,X光不過是一個童話。」數年之後他又聲稱:「無線電這東西沒有前途。
1902年——飛機 美國天文學的首領、數學家、海軍的科學顧問西蒙·紐科姆這樣寫道:
「靠比空氣重的機械飛行即使並非絕對不可,也是不現實的,毫無重要性可言。」
在塞繆爾·蘭利教授的動力飛行試驗失敗之後,《紐約時報》提出忠告:「我們不希望因蘭利教授繼續耗費時間和金錢進行飛機的試驗,使他作為科學家天生具有的偉大形象受到傷害。
具有戲劇意味的是,僅僅在7天之後,同蘭利保持聯繫、從事研究的賴特兄弟成功地進行了處女飛行。
1910年——橫跨大西洋的飛行 美國天文學家皮克林當時寫道:「外行家們屢屢想像說,就像現代的蒸汽船那樣,將來,載有大量旅客的巨大飛行器將能夠以很高的速度橫跨大西洋……但是,這種想法肯定純屬夢想。」
1920年——宇宙航行 當時的報紙曾這樣嘲笑美國火箭技術的開拓者及他所做的努力:
「該火箭在脫離了地球的大氣層之後,本應開始漫長的旅行,但此時它已既不能靠內部裝藥的爆炸燃燒加速,也不能保持飛行了……這是因為,戈達德教授沒有理解『作用力與反作用力的原理』,不知道要讓它起作用。也就是說:他的做法是愚蠢的。他現在甚至欠缺美國高等學校所教授的知識。這樣的錯誤只能使人認為他是故意這樣做的。」
1923年——核能 美國理論物理學家、諾貝爾獎金獲得者羅伯特·未利肯在這一年說:「無法想像人類能夠開發原子能。那完全是一種不科學的空想,是欺騙孩子的謊言。自然界使幾乎所有的元素都開成了連傻瓜都能明白、簡單的組合,這些元素使世界的大部分有了形狀。在這其中不存在什麼使元素解體的能量。」
也是理論物理學家、諾貝爾獎獲得者的歐內斯特·拉瑟福德反覆說:「」那些企圖從原子轉換中尋找某種能源的人,不過是癡人說夢。」
1933年——戰略轟炸機 當時身為美國國防部長的喬治·德恩,譏誚戰略航空兵力量的概念是「夢想家所抱的幻想。」
1937年——迴旋加速器的極限 物理學家漢斯·貝蒂在這一年評論道:「……我認為迴旋加速器不可能產生比現已達到的還要高的能量。」
結果,人們在1950年建造了一個加速器,它的功率水平比貝蒂提出的極限高出5倍。
1945年——原子彈 羅斯福總統的海軍顧問威廉·萊希海軍上將曾說:「這是前所未有的最愚蠢的行為。我作為爆炸物的專家要說:『原子彈之類的東西絕不會爆炸。』」
1945年——洲際彈道導彈 身居美國科學研究與發展辦公室主任、戰時科學計劃負責人和參謀長聯席會議新武器聯合委員會主席的布什博士說:「人們大書特書這種武器……我認為,它只有在遙遠的將來才能實現,眼下大可不必為此牽腸掛肚。」
1956年——宇航 英國皇家天文學會會員理查德·伍利勳爵稱:「那些宇航之類的說道純屬癡人說夢。」
1年後,蘇聯發射了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


Provenance :星球大戰及射束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