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人的記憶術

       人的右半腦是記憶待開墾的處女地。在這塊看似荒蕪但實際肥沃的土壤上,如果能播下奇特形象這顆種子,那麼,記憶力將會爆發驚人的力量。
這裡所說的奇特形象是使用一種新鮮的、生動的、活潑的,甚至是稀奇古怪的、荒誕的形象,使其具有吸引力、刺激性,從而把要記憶的東西深深地烙在腦子裡。
本文介紹幾種運用奇特形象強化記憶的方法。
一、諧音法
所謂諧音法,就是通過相同或相似的聲韻之間的變換,使它成為你所要記憶的一種形象的記憶方法。
比如,某個油漆廠有這樣一隻電話,它的號碼是672313,外單位新上任的一個採購員,為了要記住這無規律的六位數字,靈機一動,想出了這樣一句話:「綠漆亮,閃一閃。」很容易地記住了這電話號碼。他所運用的就是諧音法。
從前有一群小和尚,為了不忘掉師父要他們記住的圓周率數字,於是,他們幾個人圍在一起,湊出了這樣一句話:「山頂上有一寺一壺酒……(3.14159……)」很方便地記住了枯燥乏味的這些數。
如果把某人的姓名變成形象的「諢名」,我們便能很容易記住。雖然這有欠禮貌,但它確實管用。比如,某人叫陸富兆,用諧音一變,便成了「老虎灶」。
馬克思誕辰是1818年5月5日。
可以這樣記:馬克思一巴掌一巴掌(1818),打得資本家嗚嗚(5月5日)地哭。
巴爾扎克的生卒年月是1799——1850年。
可以這樣記:巴爾扎克要騎舅舅(1799),要扒屋頂(1850)。
印度洋的面積約7496萬平方公里。
可以記為,旗子舊了(7496)。
有人會提出,學習上採用這種離奇的方法,不是要打破常規的思維方法嗎?是的,在一定範圍內要這樣做。用這樣的方法要離要奇,不離不奇,就不容易記憶。
二、串聯法
也許你還記得那種以電影片名連接而成的相聲節目。甲:你到過《芙蓉鎮》嗎?乙:不僅到過,而且還到《芙蓉鎮》的《野山》上,看到《良家婦女》在《雷場相思樹》下,炮製《黑炮事件》。這些妙趣橫生的節目,是怎麼編輯的呢?這是運用串聯法的結果。
所謂串聯法就是把各個相互獨立的詞與句子用奇特形象聯繫串聯成一個完整的故事的形象記憶方法。下面我們來試一試用串聯法記憶一組詞:
香煙 木料 熱水瓶 日光燈 大炮 書本 瓶子 電風扇 雞蛋 收音機
如果我們不打亂次序,過目30秒要求達到長久的記憶是很困難的,而運用串聯法,我們可以這樣記:
香煙點燃了一堆木料,木料上壓了一隻大得出奇的熱水瓶,而這只熱水瓶的塞子很奇特,竟是用日光燈做的,不知誰用日光燈做大炮的炮管,朝炮管看去裡面發出一本書來。書本在天上飛舞了一陣便掉進了一隻有井口大的瓶子裡。瓶子能罩進一個大電風扇,電風扇吹出了一隻隻雞蛋,雞蛋打碎在收音機上。
瞑目想一遍,你會很快就能記住。如果你不複習,第二天再想一想,你會意外地發現用串聯法記憶事物真靈驗。
三、固位法
說起演講,大家會想到古希臘的許多雄辯家。古時候沒有紙張,幾萬字的長篇大論怎麼記住呢?古希臘的西摩尼地斯,有一個用「場所」記憶的辦法。其做法是把談論的要點與演講大廳的各個部分用聯想串聯的辦法連結起來。比如,把演說頭一個要點聯想為正門,第二個要點是客廳,第三個要點是講台等等。在演說時,沿著演講廳內的物體按順序想下去,就能把演說要點記憶起來。日本高木重朗在《記憶術》一書中稱之為定位法。其實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固位法。固位法就是利用一個或幾個你所熟悉的場所的物體的排列順序去記某些事物的記憶方法。比如,您把家裡的擺設編上順序:門—1號,窗—2號,寫字檯—3號,椅子—4號,電視機—5號,五斗櫥—6號,大櫥—7號,衣架—8號……。然後你就可記東西了。例如記憶下面八件事情:
1.飛機 2.香煙 3.計算機 4.接線板 5.太陽 6.瓶子 7.電扇 8.書包
分別用奇特串聯的方法把前邊已編好號碼的事物同這八件事聯接起來。
1飛機與門:想像入口的門被巨型飛機撞擊而著火。
2香煙與窗:想像窗上的柵欄都是很長的香煙做的。
3計算機與寫字檯:想像寫字檯的檯面就是計算機按紐拼湊成的。
4接線板與椅子:想像理髮店裡的椅子連帶著接線板。
5太陽與電視機:想像太陽下的電視機曬久爆裂了。
6瓶子與五斗櫥:想像五斗櫥上整齊地放滿了一排排瓶子。
7電扇與大櫥:想像電扇風力太大,竟把大櫥吹起來了。
8書包與衣架:想像整個落地衣架都裝進了一個又長又大的書包裡。
這樣不用多時就能把八件東西記住。要使用好固位法,必須完成這幾個步驟:
1.找到若干個固位體(如:上學路上的事物;學校建築物的排列;人身上的各個器官等等)。
2.把各個固位體內的事物,按一定的方向編一下序號。
3.熟記固位體內的各事物的序號。
4.與記憶內容一一奇特聯想串聯。
其中在記憶時要好好觀察所要記憶的事物。不好好觀察就不能清楚地浮現形象,還會使得串聯聯想不力。
四、圖像法
大凡看過馬克·吐溫傳記的人,會從書中發現他有個令人歎服的癖好——演講。馬克·吐溫具有出色的演講才能,借助了他不凡的記憶力。曾經有人描述過他獨到的記憶:「每當他背誦自己超群的演講稿的時候,他總是找一張圖來,隨後不知怎的,把文章中的一些詞在圖上點來點去,最後捏著圖,來回踱步,嘴裡唸唸有詞,不用多時臉上便顯出喜色。」其實,這就是我們所介紹的圖像法。圖像法就是利用熟悉的圖作為記憶的底板,隨後通過奇特聯想,把記憶對像安裝上去的一種形象記憶法。如,你不妨在一幅很喜歡的山水畫上,先把名稱特定的部位觀察清楚,然後按順序(從左至右或從上至下等)編上序號,並把它刻印到腦子裡,進而可以把要記的要點和一些中心詞(能代表一句話的一些詞),用奇特聯想的手法把它控制在山水畫的某個特徵上。回憶的時候,以圖為籐來順籐摸瓜,這便能道出所記的事物。這有點像固位法,只不過固位法的底板形象是在頭腦以感覺形式形成的,而圖像法的底板是直接或事先畫出來的。
如有下面一幅圖,首先我熟悉它:右邊是山,山上有棵松樹,樹邊有寺廟,廟頂上有個洪鐘,鍾邊上有繩子,中間,即山腳下是河,河上一隻帆船,船上有個漁翁,漁翁頭戴一頂草帽,手拿竹竿,右邊是一片雲霧和隱隱約約的山峰。熟悉了以後,把要記的某些詞與之對應的各點聯繫上便能記住。
若有下列一些詞:
鋼筆、夾子、被子、馬、椅子、電燈泡、汽車、毛巾、電爐、蛇、苔蘚、爆米花。
我們利用圖像可以分別這樣記:
山——鋼筆:山是用鋼筆堆積起來的;
松樹——夾子:松樹上奇怪地長出了很多夾子;
寺廟——被子:寺廟門口被被子阻塞了;
洪鐘——馬:馬用頭在撞擊洪鐘;
繩子——椅子:繩子的一頭緊捆著一隻木椅子;
河——電燈泡:河裡冒出很多很多電燈泡;
帆船——汽車:帆船是用汽車改裝的;
漁翁——毛巾:漁翁的嘴塞滿了毛巾;
草帽——電爐:草帽放在電爐上燒;
竹竿——蛇:竹竿上盤了一條長蛇;
雲霧——苔蘚:雲霧上長滿了苔蘚;
山峰——爆米花:山峰崩裂;噴出了爆米花。
這樣,我們很快把上面的詞給記住了,如果上面的詞正好是演講中的中心詞(關鍵詞),那麼,我們就可以通過這些詞目想出一長串的詞,甚至長篇演講稿來。

Author :邵永富

你的壓力負荷是否超載

       日本大學醫學部發表了一篇《如何自我診斷身心壓力》的調查研究報告。該報告列舉了30項自我診斷的症狀,只出現其中5種症狀者,屬輕微緊張型,需要留意了,不過只要馬上獲得休養就可以恢復;有11—20項症狀者,屬於嚴重緊張型,必須找專門醫師商談,並進行診療才行;有21種以上症狀者,在一般日常生活中就會出現適應障礙的情形,而且有可能產生身心不適症。
總之,出現6種以上症狀時,便表示身心狀況已出現警號燈了,必須休養為宜。
這些症狀如下(○為初期易出現的症狀,Δ為後期易出現的症狀):
Δ1.經常患感冒,且不易治療好。
○2.常有手、腳發冷的情形。
3.在手掌、腋下很容易出汗。
Δ4.突然間會發生呼吸困難的苦悶窒息感。
5.有心臟悸動現象發生。
6.有胸痛情形發生。
○7.有頭重感或頭腦不清晰的昏沉感。
8.眼睛很容易疲勞。
9.有鼻塞現象。
○10.有頭暈眼花的情形發生。
○11.站立時有發暈的情形。
12.有耳鳴現象。
Δ13.口腔內有破裂或潰爛等情形發生。
14.經常有喉痛現象。
Δ15.舌頭上出現白苔。
Δ16.面對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卻毫無食慾。
○17.經常感覺吃下的東西好像沉積在胃裡。
Δ18.有腹部發漲、疼痛的感覺,而且經常有下痢、便秘現象。
○19.肩膀很容易堅硬酸痛。
○20.背部和腰部經常疼痛。
Δ21.疲勞感不易解除。
Δ22.有體重減輕現象。
Δ23.稍微做一點事就馬上感到疲勞。
○24.早上經常有起不來的倦怠感。
Δ25.不能夠集中精神專心做事。
Δ26.睡性很壞。
○27.在睡覺時經常做夢。
Δ28.在深夜突然醒來之後,就很不易再繼續睡下去。
Δ29.與人的交際應酬變得很不起勁。
Δ30.稍微有一點不順眼就會生氣,而且有心躁不安的情形發生。

Author :

今日台灣

  在紐約時,我常常接觸到一些來自台灣的青年。他們西裝革履,黃皮夫、黑眼睛,而從行為舉止來看,似乎滲透著濃郁的西方文化。這些人頭腦敏捷,勤奮好學,易於接受西方文明,在各個部門幹得很漂亮。然而,在與他們的交談中,我常常發現一種很深的失落感,其中帶著許多無可名狀的憂鬱。它或許來自東方古老的傳統,或許來自那個與眾不同的島嶼。
1982年初夏,我終於得到一次機會,登上了這座寶島——台灣。一下飛機,它那美麗的風光、多彩多姿的現代生活和獨特的社會氣氛,深深地吸引了我。
繁華的寶島
台灣島長240英里,寬60~90英里,土地肥沃,由於丘陵和森林多,只有1/4的土地適於耕作。今天島上有1800多萬居民,台北是台灣的中心,有225萬人,街道寬廣,高樓聳立,每個居民平均收入在2100美元以上,在亞洲只有日本、新加坡和香港才能與之媲美。
台灣的工業品豐富多彩。從玩具、服裝、五金到機械,現今已遍佈全球。小型農場收割機和食品加工設備出口亞洲和拉丁美洲;自行車和電子產品出口歐洲和澳大利亞;服裝和刀具出口美國,牙籤出口中東……。1981年外貿順差達53億美元。這一數值就是對其他一個資源豐富的工業國來說,也是非同凡響的。
在台灣,大多數遙遠的鄉村已普及彩電,農舍上林立著一排排天線。在城市,摩托車和汽車遍地跑,嚴重阻塞著交通。男人們身著絲衫,手戴瑞士表,匆匆忙忙,女人們注重美容,紛紛加入減肥行列,拚命想穿上又窄又緊的牛仔褲。
儘管當局規定8小時工作制。但事實上人們常常延長工時。大多數工人每月工作28天,每兩個星期才休息1天,罷工受到禁止。
鄉村和城市
來到台中城郊,我走下一丘水田。18歲的王林德關閉電動耕種機,回頭看了一下,父親正氣喘吁吁地趕著老水牛。小王和我交談起來,他抱著雙臂,說自己是個泥腿子,剛到農忙,不得不辭去工廠的活。
「我喜愛鄉間,悠閒自在,但說不清是否會待下去?」他一邊說著,一邊遙望遠方,也許沉思著台北的燦爛燈光。
至少有100萬像王林德這樣的青年離開鄉村,奔向城市謀生。高雄是南部港口,在過去的10年裡,人口從僅幾十萬暴增到120多萬。台南是台灣最古老的城市,人口也超過了50萬。
正如世界上大多數大城市一樣,台灣的城市高樓聳立,為人們提供了更大的工作和居住空間。鬧市街上,人流如湧,摩肩接踵。人行道兩旁堆放著一排排乾貨和新鮮果品,幾乎無人看管。據說台灣的犯罪率正在上升,但每當黃昏。我在城裡溜躂,所到之外,令人心情愉快。
台灣幾乎沒有貧民窟。到1978年,99.6%的住房已經通電。人們的住宅規則劃一,樸實無華,一個家族的人往往聚居一堂。
不同尋常的吃
台灣人的個人收入非常穩定,工人平均月工資為275美元。當局關注通貨膨脹,幾乎沒有外債。分期付款購貨也不常見。個人儲蓄約占台灣生產總值的13%。
一對手抱嬰兒的夫婦告訴我,他們花費35~40%的收入用於飲食,這在當地是平均水平。在台灣,吃很講究,這兒有許多高雅的飯店,其價格僅比紐約的稍低一點。許多風味菜餚,如廣東菜、四川菜、福建菜、上海菜,令人垂涎。從西方人的口味來說,台灣普通家庭的家常便菜的味道和質量就夠豐美了。在台北街邊的一個小館子裡。我花了不到2美元,就嘗到了五道菜,還有一大瓶優質啤酒。
吃幾乎沒有浪費。在台灣,我嘗到了飯桌上從未見過的東西,如魚唇、鴨掌、雞頭和豬血湯等等。米餅、稍煮的蔬菜、烤乳豬肉、新鮮河蝦和湯,令我回味無窮。我平均每餐至少嘗到12個菜,有時覺得這次旅行的主角竟是嘴!
時代不同了
在紡織和電子行業,婦女是主要的生力軍。她們在經濟上得到了解放,但卻帶來許多社會問題。下班回家,她們精疲力盡,對家庭缺少關顧。而且,未婚先孕的事件也越來越多。
林莉華29歲,是個典型的台灣女性,在一家汽車修理鋪當會計。她的嘴像一面愛神的弓,皮膚淡乳油色,英語雖不流利,卻頗有美國味。當她知道我每天很早起床時,會意地點點頭,說道:「早起好!」
我們興趣盎然,無所不談。她說中國人對男女兩性的看法十分曖昧,即便夫婦之間,也不願談及這個問題。
我問道:「與我這樣交談,你是第一次吧?」
「是的。」她微微笑了,用雙手攏著臉,面色有點紅潤。我忽然想起一個西方人常用的比喻:「像中國婦女那樣有所節制。」
在台灣,許多方面正經歷著巨大的變化。這股潮流猛烈地衝擊著古老的家庭倫理道德,消損著傳統的藝術和文化。
一位70多歲的老人告訴我:「現在,年輕人對家庭的責任僅僅只留下一點點愛心了。而過去,即使父母不慈,兒女也必須盡忠盡孝。」
老人接著說:我有7個兒女,6個在美國,1個在台灣。他雖不與我們住在一起,卻對我們很好。時代畢竟不同了。
現實與傳統
台北的影院天天擠滿了影迷,沉醉於美國電影。由於生活的節奏已從古琵琶時代進入到電吉他時代,像剪紙和皮影這樣的傳統藝術已極為罕見。
與此相反,越來越多的人正在尋找傳統的根。一家京劇公司在演出中稍稍添入一點現代味道,一下子就吸引了大批觀眾。台北雲門舞蹈劇院的現代舞劇素以東方風格著稱,現在卻融合了西方舞星的步伐和情調。他們都獲得了自己的忠實觀眾。
台南之行
台灣人一般聚餐時才喝酒,喝的大多是紹興酒。人們為健康和發財相互祝願,共同「乾杯。
一次,我應台南市長之邀參加了一個宴會。儘管我喝的是水,同桌的人仍頻頻邀我「乾杯」,其他餐桌上的人也紛紛跑來。
「我想以台南為中心建設一批衛星城。禁止汽車進城。只准騎車和騎馬……」這位矮胖的市長象徵著台灣新一代的政治家——年輕有為,激情滿懷,富有現代精神。1980年他籌備了一次古文物展覽,吸引了近50萬觀眾。
第二天早上5點,我起床在寬敞的市中心漫步。體育館裡傳來唰唰的的跑步聲,館外的空地上有幾十個人正在打太極拳。運動場上一大群青年汗流滿面,正在打羽毛球和藍球。遠處傳來悅耳的音樂,有幾十個婦女正在做健美操……。
太陽照亮了大地,每個人都迎來了新的一天。台灣,我想看到你真實的面貌!
Translator :阿紹

 

信不信由你

  Δ現代英國及歐美女性的習慣,是把結婚指環珮戴在左手的無名指上。但在17世紀時,英國女性卻把結婚指環戴在拇指上。
Δ茶葉曾經一度是西伯利亞地區的流通貨幣。
Δ每一秒鐘內,人的腦部會發出大約10萬種不同的化學反應,形成思想、感情及行動。
Δ腦部有1萬億個神經細胞,每日可記錄8600萬個資料。
Δ木星的一日,如果以地球的時間計算,只有9小時50分鐘。

困在沉船中

  潛入艦艙
1979年6月16日,我將潛水船「北極鵝嘴」號駛出了紐約長島的瓊斯灣。
「聖迭戈號」為一艘美國重型巡洋艦,是在1918年為一批貨船護航時在火島以南10英里處遇難的。一些船員聲稱這艘軍艦觸了一顆水雷。我作為一名職業的潛水船船長並不介意它沉沒的原因,只是滿足於我有一批優秀的船員和船上的20名裝備水下呼吸器的潛水員,當時大家都渴望到水底下去尋找沉艦裡的東西。
3個半小時以後,「北極鵝嘴」號駛近失事的艦隻,我們在那裡拋下了鐵錨。我叫來船員多琳,奧爾森和拉斯·漢森,因為多琳和拉斯都是領有許可證的船長,他們在我潛水的期間可以照管「北極鵝嘴」號。
我穿上潛水衣,撲通一聲跳入水中,朝著錨索游去。海水清澈極了,大部分潛水員已經到達海底,我看得見他們呼出的氣泡冒到水面。多麼動人的景象!
我下潛20英尺,已經能夠辨認出失事船隻黑乎乎的輪廓,它就像一座大教堂的荒涼廢墟那樣緊貼海底聳立著。
我向艦尾游去,想在艦身上找個入口,就是我前幾次潛水時利用過的入口。我知道它是通往一個存放輕兵器的小鐵櫃,在那鐵櫃裡我前幾次曾經發現過有幾箱彈藥。我琢磨,那些槍枝的位置應當就在附近。它們即使遭到腐蝕,也將成為出色的紀念品。
潛入像「聖迭戈」號這樣失事的艦隻是會有危險的,初學潛水人肯定不宜擔任這項任務。軍艦底朝天翻了個兒,停在深達102英尺的水下,當我游進艦內迂迴曲折的漆黑通道時,頓覺一種震撼神經而使人毛骨悚然的孤獨感。
我發現了入口處,游了進去,用手電筒向前廊四周照射。我對失事艦的這個部位非常熟悉,但當我再往深處游時,我看見生銹的艙壁和朽壞的艙面已在冬季坍塌,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船體內部的形狀。
猛然我聽到一聲巨響,我轉身向第一艙壁回游了40英尺。當我游到那兒時不由得驚呆了。剛才聽到的竟是一堵艙壁倒榻下來的聲音,這一下把我原先進入失事船隻的缺口都堵死了。
我陷於困境。
如進迷宮
我的心臟在劇烈地跳動。我想高喊救命,祈禱平安,奮力掙扎——我想把這一切變成一場我能從中醒來的惡夢。然而這並不是惡夢。而且,我現在的困境是我自己造成的。我沒有裝備妥當就潛到水底——沒有繫上指引我返回的保險繩,沒有可以替換的空氣桶,尤其重要的是沒有潛水夥伴。我腦海裡立刻閃現出4年前的情景,那時我的幾位同事就是從這同一隻失事艦內把一個潛水員的屍體拖出去的。他們發現他距離一個本來可從那裡脫險的洞口僅10英尺,但是他已慌了手腳,解下了潛水裝備,拚命想游離險境。他的手指由於徒勞地企圖扯裂船殼而抓扒得皮開肉綻,白骨外露。
我試圖鬆弛下來,因為我知道自己越是激動,我的空氣就耗盡得越快。我想:我的體質很好,把空氣的供應時間再延長25分鐘應當說是能夠辦到的。但是下一步該怎麼辦呢?我必須更深入地探查沉艦,找到一個足以讓我脫離危險的出口處。
我想到了甲板上的大炮,潛水員慣常經由炮塔中間的通道擠出去,設法進入潛水船。如果我能走到炮塔那裡,我就會贏得脫險的機會。然而,由於這艘軍艦艦底朝天,炮塔很可能埋在海底的沙子裡了。況且,再往深處下潛就會大量消耗寶貴的空氣,因為身體所受的壓力越大,你就需要吸入更多的空氣,以充滿肺部。
面對這些可能性,我畏縮不前,但轉念一想,覺得我必須在出現上氣不接下氣的情況之前一鼓作氣,盡快地找到炮塔。
我發現了一個可以潛入軍艦深處的入口。當我彎彎曲曲地穿行迷宮式的狹窄走廊時,腦海裡不斷閃現出上千個險惡的幻象,每個幻象都使我想起,我可能就要魂歸地府了。
急中生智
我來到走廊的岔口,右邊是亂七八糟的管子和破碎雜物,我只好選擇左邊的路。但走了大約40英尺便到了沒有出路的盡頭。我退了回來,小心翼翼地繞著過道裡的管子和其他破碎雜物向右邊游去。才游了20英尺,我手電筒的燈光開始暗淡下來。
要是沒有燈光,我就如同死人一般,無法找到周圍的任何出路。因此,現在我要跟快用完了的電池和越來越少的空氣供給賽跑。
在第二條通道裡,我突然瞥見了從船殼的一條裂縫中射進來的亮光,但裂口太小,我鑽不出去。我知道我的潛水夥伴這時也許正在返回到錨索那兒,所以我決定停下來,好歹試試去引起他們的注意。
我找到一段銅管,把我的一隻橡皮手套套在銅管頭上,然後把手套伸出裂口。來回揮動。要是有人注意那隻手套,他就至少能夠通過狹窄的裂口補充幾個空氣桶來。果真如此,來了個潛水員。
我把一隻胳膊伸出裂口,用小刀在船殼外沿刮出這樣的幾個字:「被困……空氣……繩索。」
那個潛水員以他最快的速度游向海面,把我的困境告訴其他潛水員。
由於我桶裡空氣只夠用幾分鐘了,我不由得心慌意亂。如果我能再堅持一會兒……
估計拉斯是會來救我的。為了節省空氣,我改變了呼吸頻率,每隔一次心跳才呼吸一次,有一瞬間,我想繼續游向前去,用盡空氣拚出最後一點精力去自找出路。
就在這時我聽到了拉斯向我游近時呼出的氣泡聲。
緊跟著,拉斯把他帶來的兩個空氣桶推進一個來,我立刻把它捆在背上。每一桶空氣將額外給我30分鐘的時間去設法闖出這個水下迷宮。我已經感到精神轉好些了。
孤注一擲
拉斯還給我帶來了一隻手電和一條長長的保險繩。我急速的抓住手電,拉住保險繩的一端,又潛回到失事艦隻的深處。這時,依靠拖在身後的保險繩,我可以回來索取更多的空氣桶。
當我費力地游回到失事艦隻的深處時,拉斯已把另一隻備用的空氣桶拴在狹窄裂口的外邊,然後順著殼外側開始尋找一條通道可能把我弄出去。
為了避免氣息急促,我給自己規定了步速,謹慎小心地游過雜亂無章的狹窄走廊和凌亂地散步布著雜物的空間,我不斷地衝撞管子,碰在凸出的尖物上面,並且拐錯了彎。恐懼使我喘不過氣來。
不久我來到了一個類似一座炮塔的內部的地點。那裡有個狹窄的洞口,如果我卸掉空氣桶把它拖在背後,我的身體也許可以剛剛能過,但無論如何我非得碰碰運氣不可。
但是當我擠過洞口時,空氣桶從我手裡脫落了。調節器陡然從我嘴裡抽走,幾乎把門牙拔掉。我必須趕快做出抉擇:要麼去尋找我已丟失的空氣桶,要麼設法沿著保險繩退回70英尺去取拉斯留給我的另一隻空氣桶。我不相信我能利用肺裡殘存的空氣游那麼遠,但是我能找到丟失的空氣桶嗎
也許我應該放棄鬥爭,張開嘴巴,讓肺裡灌滿海水。這樣做只要花幾秒鐘功夫,接著我就能夠永遠安息了。
這是發瘋!
終脫險境
突然,覺得被什麼東西抓住了我的右肩。心慌中回頭一看,啊,原是拉斯!他是能過該艦另一個洞口,設法找到一條圍繞炮塔的路下來的。
我突然搶過拉斯的口罩,猛吸了幾口空氣。我差不多擺脫了困境,拉斯和我能夠實行互助,共同吸取他桶裡的空氣,沿著他身後拖著的保險繩設法離開失事的艦隻。
我們沒有遇到多少困難就蜿蜒地通過炮塔爬出去了。可是我已在靠近海底的地方呆了70分鐘,我還必須減壓1個多小時。我們沿著錨索游到離海面10英尺處,在那裡找到了兩套專為我們準備的複式空氣桶,這是我們機靈的同船水手放下來的。
我們終於輕鬆地回到了海面,這時船上每個人都鬆了口氣,紛紛向我們祝賀,當我凝視著閃耀在燦爛陽光中的美麗景色時,似乎揭掉了一層黑色的幕布。
回到潛水船上,我脫下潛水服,向拉斯和其他足智多謀的夥伴表示謝意。隨後我走到下面的船艙裡去休息。拉斯來到門口,臉上略露笑意。他向我開玩笑說:「那時如果我沒有露面,你會怎麼辦呢?」
我思忖了一下說:「等我回到船上,我會開除你!好了,讓我睡一會兒吧。」


Author :理查德·米蘭達   Translator :周陵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