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的告別話

在生活中說「再見」的機會跟說「你好」一樣多——這個不幸的事實曾被塞纓爾·泰勒·科爾裡奇概括道:「相遇、結識、戀愛——然後又分離,在許多人心中留下憂傷的記憶。」
既然已決定要說「再見」,問題在於如何把這句道別的話說得恰如其分。英國大詩人拜倫曾寫道:「當永別人世時,所有告別話會一湧而出。」
羅伯特·伯恩斯的《向南希告別》是所有辭別詩中最負盛名的,因為它包括了最典型的告別要素——不乞求愛情,失望,希冀,美好的祝願等等。這首詩的結尾這樣說道:「永遠別提我們曾纏綿相愛,永遠不談我們曾盲目相愛!要麼永不相遇,要麼永不分開,我們決不會肝腸寸斷……」在查爾斯·狄更斯的小說《雙城記》中,卡頓在他上斷頭台之前,曾說過一番在文學修辭上措詞極佳、意味深長的告別話:「我要去做一件從來沒做過的非常非常好的事,我將去享受一次我從未享受過的十分十分安逸的休息……」
最令人心碎的道別話要數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朱麗葉》一劇中,羅密歐所說的一段台詞:「晚安,再見!分別竟是這樣一種甜蜜的悲哀,我要念叨著『晚安、再見』……,一直到明天。」
政治性的告別話又當別論。英國前首相溫斯頓·邱吉爾,在談到他在英國首次公民投票選舉中獲勝的感受時,說:「1940年5月10日那天晚上,在這場權力之戰剛開始時,我便掌握了國家大權。此後5年零3個月的世界大戰中。我運用這個權力為國家辦了許多事。當我就職期滿時,我們的敵人無條件投降了。由於英國選民們要求進一步管理國家大事,我隨即離職。」此後又過了好些年,邱吉爾對死神笑臉相迎:「我已做好去見上帝的準備。至於上帝是否想在召見我之前還要磨煉一下我,那是另外一回事。」
在一個人要死的時候,主觀意識上會出現一些意味深長或荒謬可笑的預感。當然如果沒有必要或是出於無奈,我們當中很少有人自願跨過生死界限。而且很多人都是先留下訣別的話,然後才嚥下最後一口氣。英國大作家肖伯納是個現實主義者,他臨死前對護士說:「小妹妹,你盡心竭力要讓我活在世上,正如保存一件老古董一樣。但是我已不中用了,生命即將結束,我正走向死亡。」有一位運氣不佳的南極探險隊員勞倫斯·奧茨,在冰天雪地中患了嚴重的凍傷和低氣壓症,為了使自己不成為其他人的拖累,他訣定犧牲自己。在他走出營地帳篷時說道:「我打算出去一下。」但他一去不復返。美國最有名的刑場訣別詞,要算民族英雄內森·黑爾所講的那段話:「我唯一感到遺憾的是,我只有一次生命獻給我的祖國。」
有許多軍人臨死時很少發表長篇大論或者為後人留下遺囑。美國著名的「石牆」將軍傑克遜在陣亡時對他的隨從說:「讓我們渡過這條河,坐在對岸的樹蔭下。」1890年印度首相剋勞福特在加拿大卡加立市附近逝世時,最後留下的話是:「隔不了多久,我就要走了,究竟上哪兒我也無法說。反正我們從哪兒來就得回哪兒去。生活是什麼?它是夜間螢火蟲的閃光,是冬日水牛的喘息。它像那小小的幻影飛奔過草地,然後消失在落日的餘暉裡……」

Author :雷姆塞·托埃   Translator :羅明威 聶思林

著名的告別話ultima modifica: 2017-06-03T10:58:44+00:00da o918poiu
Reposta per primo quest’articolo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