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懷慎

唐盧懷慎,清慎貞素,不營資產。器用屋室,皆極儉陋。既貴,妻拿不免饑寒。而於故人親戚,散施甚厚。為黃門侍郎,在東都掌選事,奉身之具,才一布囊耳。後為黃門監,兼吏部尚書。臥病既久,宋璟、盧從願常相與訪焉。懷慎臥於弊簀單席,門無簾箔,每風雨至,則以席蔽焉。常器重璟及從願,見之甚喜,留連永日,命設食。有蒸豆兩甌,菜數莖而已。此外翛然無辦。因持二人手謂曰:”二公當出入為藩輔,聖上求理甚切,然享國歲久,近者稍倦於勤,當有小人乘此而進。君其志之。”不數日而終。疾既篤,因手疏薦宋景、盧從願、李傑、李朝隱。上覽其表,益加悼惜。既歿,家無留儲,唯蒼頭自鬻,以給喪事。上因校獵於城南,望墟落間,環堵卑陋,其家若有所營,因馳使問焉。還白:懷慎大祥,方設齋會。上因為罷獵。憫其貧匱,即以縑帛贈之。(出《明皇雜錄》)
又云:盧懷慎無疾暴卒。夫人崔氏,止其兒女號哭。曰:”公命未盡,我得知之。”公清儉而潔廉,蹇進而謙退。四方賂遺,毫髮不留。與張說同時為相,今納貨山積,其人尚在。而奢儉之報,豈虛也哉。及宵分,公復生。左右以夫人之言啟陳。懷慎曰:”理固不同。冥司有三十爐。日夕為說鼓鑄橫財。我無一焉,惡可並哉!”言訖復絕。(出《獨異志》)
【譯文】
唐朝的盧懷慎清正廉潔,不搜刮錢財,他的住宅和家裡的陳設用具都非常簡陋。當官以後身份高貴,妻子和兒女仍免不了經常挨餓受凍,但是他對待親戚朋友卻非常大方。他在東都負責選拔官吏的重要公務,可是隨身的行李只是一隻布口袋。後來他擔任黃門監兼吏部尚書期間,病了很長時間。宋璟和盧從願經常去探望他。盧懷慎躺在一張薄薄的破竹蓆上,門上連個門簾也沒有,遇到颳風下雨,只好用蓆子遮擋。盧懷慎平素很器重宋璟和盧從願,看到他們倆來了,心裡非常高興,留他們呆了很長時間,並叫家裡人準備飯菜,端上來的只有兩瓦盆蒸豆和幾根青菜,此外什麼也沒有。盧懷慎握著宋璟和盧從願兩個人的手說:”你們兩個人一定會當官治理國家,皇帝尋求人才和治理國家的策略很急迫。但是統治的時間長了,皇帝身邊的大臣就會稍稍有所懈怠,這時就會有小人乘機接近討好皇帝,你們兩個人一定要記住。”過了沒幾天,盧懷慎就死了,他在病危的時候,曾經寫了一個報告,向皇帝推薦宋璟、盧從願、李傑和李朝隱。皇帝看了報告,對他更加惋惜。安葬盧懷慎的時候,因為他平時沒有積蓄,所以只好叫一個老僕人做了一鍋粥給幫助辦理喪事的人吃。皇帝到城南打獵,來到一片破舊的房舍之間,有一戶人家簡陋的院子裡,似乎正在舉行什麼儀式,便派人騎馬去詢問,那人回來報告說:”那裡在舉行盧懷慎死亡兩週年的祭禮,正在吃齋飯。”皇帝對盧懷慎家裡的貧窮非常憐憫,停止了打獵,派人送去一些布匹。
另一種說法是:盧懷慎沒病突然死了,他的夫人崔氏不讓女兒哭喊,對他說:”你們的父親沒死,我知道。你父親清正廉潔,不爭名利,謙虛退讓,各地贈送的東西,他一點也不肯接受。他與張說同時當宰相,如今張說收受的錢物堆積如山,人還活著,而奢侈和勤儉的報應怎麼會是虛假的呢?”到了夜間,盧懷慎又活了,左右的人將夫人的話告訴了他,盧懷慎說:”道理不一樣,陰間冥司有三十座火爐,日夜用燒烤的酷刑來懲罰不義的橫財的人,而沒有一座是為我準備的,我在陰間的罪過已經免除了。”說完又死了。

 樂天購物

盧懷慎ultima modifica: 2016-03-14T10:52:36+00:00da o918poiu
Reposta per primo quest’articolo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