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第三者插足的內在因素

  愛情是兩個相似的天性在無限感覺中和諧的交融。——別林斯基
在所有離婚案中,第三者插足最為傷害一方的情感。第三者往往扮演的是不光彩的角色,而夫婦中的一方感受的是遭到背叛和愚弄的痛苦。往日的恩愛變成了虛偽的做作,曾經盛開的玫瑰花遭到無情的踐踏。
籠統地指責有外遇的一方是薄情、負心或水性楊花並不能道出問題的實質,也於事無補。實際上任何第三者的介入都需要找到夫婦間的裂隙。倘能及早發現端倪,則大可以防患於未然,而保持家庭的平衡和諧與穩定。美國的一些家庭問題專家指出,造成外遇的內部原因有以下三方面:
一、孤獨。孤獨感常是促成外遇的主要原因。一位參加「婚姻與性行為療法」學習班的婦女安吉拉對醫生說:「我的丈夫裡科在家時的時間都花在他的計算機上。一天我去書店,手裡拿著幾本書、一袋雜貨和錢包。在我取錢時書和袋子都掉到地上。一位可親的男子幫我拾起書,微笑著說:『哦,您喜歡赫斯的小說?』一周後我又到那家書店去。第二天我和他談了三個小時。說老實話,他吸引我的不是性關係,而是——談話。對裡科來說,我不過是個生殖機器。這種孤獨是無法忍受的。」
一個人要是沒有人與他分享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件時,孤獨感便會油然而生。如果夫婦間缺乏親切友好的感情交融,一方或雙方便會感到孤獨,以至到婚外去尋找友情。
二、單調。長期單調貧乏的生活也會誘起外遇。一位有外遇的男子說:「十一年來我一直幻想著結識另一位婦女,但卻從未想過外遇。一天晚上我單獨去參加一個舞會,因為我的妻子離開了鎮上。一位婦女邀我到她的住處喝兩杯。第一次聽到這種邀請,我感到震驚與緊張。我告訴她我不能去。然而『去一次』的念頭老在刺激著我。兩天後我打電話給她。於是事情就發生了。
外來的刺激性的誘惑常是夫婦間不忠誠的第二位重要原因,而其立足點卻是夫婦生活,尤其是精神生活的單調乏味。在西方社會這種情況通常是發生在婚後五六年時。這時熱情開始冷卻,曾經毫無羈絆的一對可能有了孩子的牽掛,私生活因總是在同樣的時間以同樣的模式進行而失去了光彩,與此相反,外遇卻提供了許多冒險的因素,這對不甘單調的人自然構成巨大的誘惑。
三、缺乏交流。夫婦間缺乏思想交流就必然產生隔閡。一位叫瓊的婦女抱怨她的丈夫說:「我感到氣憤的是哈爾從來不管孩子。我也有工作,但這個家好像就該我一個人照管。一天他問我晚飯吃什麼,我說什麼也沒準備。他發火了。我的火更大。他衝到外面叫道:『我受不了這個!』事後他告訴我,那天夜裡他和他的女友第一次睡了覺。」
許多夫婦對婚姻生活中思想交流模式的毀滅缺乏認識,經常指責對方,憤怒的情感常浸滲到生活的各個方面,尤其是性生活中。實際上夫婦間的和諧關係是靠思想信息的交流而形成與維持著的,這中間性生活自然是夫婦間情感交流的親切形式。
因性生活不和諧而造成外遇的也不乏其例。弗朗賽對學習班的指導醫生說:「我們已經忘記了性生活,我的丈夫很氣憤,他感到每次都是他主動。的確如此。我無法有採取主動的願望,因為他整天對我繃著臉。因此到了第二天早上他就不願意和我說話。」這樣的關係可能也會促使一方或雙方到婚姻之外去尋找愛。
要解救瀕於破裂的婚姻自然比摧毀它艱苦得多。不過只要雙方都有重建感情的願望或基礎,則及早發現外遇的先兆就極為重要了。對此婚姻問題專家提供了下列建議:
▲樹立配偶第一的原則。不管你關心什麼——事業、孩子或家庭,都應牢記:在所有關係中配偶應處於第一優先的地位,主要的業餘時間和努力應花在夫婦關係上。
▲目標應現實。哪對夫婦總幻想追求逝去的新婚時的歡樂,他們的關係便會出現微妙的裂隙。這並不是說愛情會永遠消逝或性生活不再激動人心,而是說不能用新婚時的標準來衡量多年的夫婦關係。現實的眼光會使夫婦發現多年的關係反倒更充實。
▲生活應充滿變化。一位證券經紀人說:「我一直想讓妻子理解我需要她的更多的注意與愛撫。有時我幾乎是在墾求她摸摸我。但她總是改變話題。」夫婦間的關係應當像流水,充滿變化,已經冷淡了的關係重建起來需要時日,但值得為之努力。雙方應從互相關心、互相注視開始,這樣便會促進相互的愛撫,性生活也將成為有意義的示愛的行為,雙方也會燃起對愛情的新追求。
▲避開有爭議的觀點。在家政管理上,在經濟開支方面,夫妻間可能會出現分歧。當出現分歧時,夫婦間應有意辟開在這類觀點上的交鋒,否則便會陷入「爭執——爭吵——感情淡化——爭吵加劇」這樣一種惡性循環中。夫婦間如有一方能認識到導致矛盾爆發的焦點並有意淡化它,情感便得以交融,關係將趨於和諧。
Provenance :文明

鱷魚系列

鱷王系列

必安住系列

整箱商品

捕鼠黏蠅防蹣

恐龍系列

花之鄉系列

超值商品

昆蟲標本

其他商品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

爸爸

  我對他的最早記憶——實際上也是我對一切事物的最早記憶——是他的臂力。那是一天傍晚在我家附近的一座正在建造中的屋子裡。屋內尚未完工的木地板上有不少嚇人的大洞,我知道這些裂著大口的黑 的大洞不是什麼好地方。當年三十三歲的他伸出強勁的雙手,團團圍住我那細小的胳膊,然後輕輕地將我舉起,讓我騎在他的肩上,高瞻遠矚,神氣非凡。那時我才四歲。
父子關係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變化。它會隨著雙方的成熟而不斷發展、日益完美。它也會由於令人忿恨的依賴性或自主性而日益惡化。對於當今許多生活在僅有單親的家庭裡的孩子來說,父子關係或許根本就不存在。
可是,對於二次大戰結束後不久的一個小男孩來說,父親猶如一尊神,他所具有的神奇體力和超凡能力,使他能從事和通曉凡人所無法從事和通曉的種種事情。許許多多令人驚異的事情,例如把自行車上脫落的鏈條重新裝好這類事情。或者做一隻關倉鼠的籠子。或者用鋼絲鋸鋸出字母F;在電視出現前的歲月裡,我就是這樣學會識別字母的,每隔一天晚上學一個字母或一個數字,外加複習已學的字母和數字。(我們把元音字母漆成紅色,因為它們有點特殊。)
他甚至有先見之明。「你像是要吃牛肉餅加乳酪和冰鎮巧克力飲料,」每到炎熱的星期天下午,他常常會這樣說。我五歲那年玩球,一記猛射,打破了鄰居車庫的玻璃窗,我提心吊膽地過了十天才去認錯,他似乎早已知道此事,而像是一直在等待什麼似的。
當然,有許多規矩要學。首先要學握手。伸出鬆軟無力的小手來是絕對不行的,要堅定有力地緊握對方的手,同時要以同樣緊定的目光正視對方的兩眼。「別人瞭解你的第一件事便是跟你握手,」當年他常常這樣講。每天晚上他下班回來,我們都要練習握手,頭戴克利夫蘭印第安人棒球隊帽子的小男孩,表情嚴肅地奔到身材高大的父親跟前,與他一次又一次地握手,直至練得能堅定地握住對方的手為止。
當我餵養的貓捕殺了一隻鳥時,他簡短地談論了一種叫做「本能」的東西,這才驅散了一個九歲男孩心頭的憤恨。第二年,當我的狗被汽車壓死,巨大而沉重的悲痛簡直無法忍受時,他走了過來,伸出一雙大手將我摟住,流著淚講述生與死的自然規律,儘管我並沒有想過超速行駛的汽車將狗壓死是否也是大自然的一個組成部分。
隨著歲月的消逝,還有別的規則要學。「你要始終盡最大努力。」「現在就做。」「從不說謊!」而最重要的是:「凡是你必須做的,你都能做到。」我十幾歲時,他不再吩咐我該做什麼,這使人感到既害怕,又興奮。他僅提出看法,不再告訴我未來的生活會是怎樣,而是讓我知道除了今天和明天還有許多許多,這是我所從未想到過的。
當世界上最珍貴的姑娘(對我來說)——如今我已忘了她的名字——拒絕和我同去看電影時,他正好從廚房的電話機旁走過。「這話現在可能難以置信,」他說,「可是,有朝一日,你連她的名字也會忘了的。」
一天,我們的關係發生了變化,這是我現在意識到的。我不再盡力使他感到高興,而是想盡量給他以深刻的印象。我從未叫他來觀看我的足球比賽。他所從事的是一種極度緊張的職業,這意味著星期五夜裡大部分時間都要用來驅車趕路。但每逢重大的足球比賽,我朝邊線一瞥,就可以看見那頂熟悉的軟呢帽。天哪,對方隊長是否對堅定有力的握手和堅定的目光感到永生難忘?
後來,學校裡講授的一個事實與他所說的相矛盾。他竟會錯了,簡直不可思議,可那是白紙黑字寫在書上的。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我個人閱歷的增加。這種錯誤也越積越多,這促使我發展自己的價值觀念。而且,我能看出我們倆已各自走上既不相同而又極其正常的生活道路。
我也開始覺察到他的盲點,他的偏見和弱點。但我從未向他提起過這些事,因為他也沒對我這樣,不管怎樣,他似乎需要保護。我遇事也不再徵求他的意見;他的經驗與我必須作出的決定似乎毫不相干。有時他在電話上談論政治,談論他為什麼要那樣投票,或談論為什麼某一政府官員是一蠢蛋。而我聽了之後則兩眼望望天花板,微微一笑,儘管我在話音中從不流露。
有一時期,他主動提出忠告。但後來,近幾年來,政治和有爭議的問題都讓位於日常瑣事,抱怨跑空趟啦,抱怨生病啦——他朋友的病,我母親的病以及他自己的病。他的病確實不輕,其中有心臟病。他床邊就有一個氧氣瓶,每當我去看望他時,他常常故意要上床休息,並要我扶他一把。「你的臂力真大,」有一次,他特別提到這一點。
他在床上向我顯示他畸形軀體上眾多的傷痕和痛處,還有所有的藥瓶。他談起自己的病痛,渴望得到同情。他也確實得到了一些同情。但此情此景使我感到心煩意亂。他告訴我,正如醫生所說的,他的狀況只會惡化。「有時候」,他透露自己的真實想法說,「我真想躺下,長眠不醒。」
去年冬天的一個夜晚,我經過再三考慮,連怎麼跟他說都考慮過了,最後下了決心(「凡是你必須做的,你都能做到。」)在他床邊坐下,一瞬間,我回想起三十五年在另一座房子裡那些嚇人的黑 的大洞。我告訴他我是多麼愛他,並對他講述了人們正在為他所做的一切。可是,我說,他一直吃得很差,深居簡出,違背醫囑。無論多少愛也無法使另一個人熱愛生活,我說,這是一條雙向的通道。他沒有竭盡全力。決定得由他作出。
他說他知道我講這些話該有多難,而他為我感到多麼自豪。「以前我有一位最好的老師,」我說。「凡是你必須做的,你都能做到。」他微微一笑。於是,我們最後一次堅定有力地握手。
幾天之後,大約在清晨四點左右,我母親聽見他摸黑在他們的房裡拖著腳走路。「我有些事必須要做,」他說。他償付了一大把帳單。他為我母親開列了「在緊急情況下」如何處置法律和財政問題的一個長長的單子。他還給我寫了一張便條。
然後,他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他睡著了,顯得十分自然。於是,他再也沒有醒來。
Author :安德魯·H·馬爾科姆

鱷魚系列

鱷王系列

必安住系列

整箱商品

捕鼠黏蠅防蹣

恐龍系列

花之鄉系列

超值商品

昆蟲標本

其他商品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

夢的精神分析

  夢是對願望的滿足
弗洛伊德認為,夢是對願望的滿足,不過,這種願望在夢中的表現,有時是直接的,有時是間接的,有時則是以相反的形式出現的。
有一位心理學者,進行過一項心理變化研究的空腹實驗。他讓32名大學生絕食幾天,試驗過程中,有很多人夢見自己狼吞虎嚥地吃著烙得很厚的食品和牛排。更稱得上傑作的是,在研究這些受試者剛一睜開眼時的談話內容時,發現與食物有關的話題與空腹致餓程度成正比,絕對壓倒其它話題。許多受試者平時根本不感興趣的烹調技術、食堂菜譜之類,這時也成了饒有興味的話題,其中有的人甚至還表示實驗結束後想當炊事員(32名受試者中有13名),或在農場勞動等等。很明顯,他們的夢,直接反映著受試者當時的需要和慾望。
有些夢對願望的反映要稍微曲折一些。有一次,弗洛伊德的一個朋友的夫人,做了一個來月經的夢,這樣的夢她過去幾乎沒有做過,她向弗洛伊德討教。弗洛伊德告訴她,夫人做這個夢意味著內心深處存在著「有月經就好了」的想法,如果反過來看的話,這個夢可以解釋為夫人目前的月經暫時停止了。這位夫人聽後驚訝地告訴弗洛伊德,自己正處於妊娠期,她對弗洛伊德的解釋異常欽佩。
應該說,像這樣內心無意識的欲求,在夢中按其本來面目直接或不很曲折地表現出來的情況,其判斷是比較容易的。當然,由於夢的本質和機制十分複雜,許多內容對於人類來說,還是未知世界,所以,難以解釋的夢仍然不少,甚至占夢的大多數。但是,按照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方法,還是可以解開不少神秘之夢的鎖結。
釋夢之一:小白狗被絞死
有位女性夢見一隻小白狗被絞死,與弗洛伊德的助手費蘭斯對此夢的分析的例子,現在已被許多書引用,而成為很有名的話題。當這位女性把夢中「荒誕」的經歷告訴費蘭斯以後,費蘭斯經過分析後認為,這條小白狗實際上是這位太太所討厭的義妹的形象。讀者諸君恐怕難以相信,小白狗怎麼會成為人的形象的代表呢?可是,若看看費蘭斯下面的說明,對於他的結論你多半會心悅誠服的。
費蘭斯的說明是這樣的:這位女性對烹調很擅長,並且有時還親手勒死鴿子、小鳥等來烹飪。但她絕不認為這是件愉快的事情,所以很想辭去這項工作。在分析夢的過程中,這位女性說出了這些情況,於是我問她是否有特別討厭的人時,她說出了義妹的名字,並激奮地說起了義妹對她丈夫「就像訓練好了的鴿子一樣」,使她十分厭惡。我告訴她,你在夢中勒死小白狗的方法同勒死鴿子的方法實際是一樣的,而鴿子、白狗其實都已擬人化了,它很可能就是你義妹的形象。通過進一步詢問,果然得知,這位太太在做此夢之前曾與義妹大吵了一場,還把義妹從她房間裡趕了出來,對義妹罵道:「滾出去,但願別讓狗咬著我的手!」分析到這裡,女士承認,她確實有過「義妹死了可好」的想法,而她的義妹身材矮小,皮膚細白,就像小白狗一樣。
夢中出現的象徵
雖說人的有些慾望能像上面那樣的夢中明顯表現出來,但也有些慾望會不露形跡地以另一種形式表現出來。特別是像上面所舉的例子中,在欲將義妹勒死這種反社會、反道德的慾望存在的情況下,這種傾向更明顯。實際上我們就是睡著了,良心也不是完全麻痺的,而是在適當地起著作用。
弗洛伊德把這種機制叫做「夢的檢閱」。它和過去軍方檢查報紙、書刊,把當時認為不妥的部分刪掉重寫基本上是一樣的。也就是說,所以不能讓無意識界的芥蒂在有意識界隨便露頭,是因為有意識和無意識的鏡頭裡都閃爍著檢查官的目光,起著禁止可疑東西通過的作用。由於這個原因,所以儘管是在夢中,無意識慾望中一些醜惡的東西也都在換裝、變形,變成能混過檢查官眼睛的那種程度再表露出來。勒死義妹是不能容忍的,但是勒死小白狗還能說得過去。於是,在分析夢時,就需要我們千方百計地找到事物的本質,為此需要懂得夢的「象徵」。如:性行為→騎馬、吃香蕉等;男性性器→竹竿、手杖、蛇等(呈棒狀的東西)。女性性器→花瓶,房子等(呈容器狀的東西)。弗洛伊德把這些關聯密切、可以置代的東西稱之為「象徵」。前面舉例中的義妹→小白狗之間的密切關聯,也是一個象徵,但這畢竟只是當事人明白的象徵,與男性性器→竹竿這樣的能被廣泛用於斷定性質的東西是不同的。我們掌握了「象徵」的多變性,解釋夢就比較容易了。
一位年輕女性做了這樣的夢:「一個男子想騎一匹性情剽悍的馬,但是沒有如願。失敗了三次,到第四次終於騎上了馬鞍出發了。」乍一看,這個夢沒什麼離奇之處,可是你若知道「象徵理論」,這個夢就很不得了。如果把這個夢分析出來,就是:「某個男人強迫一個討厭他的女性進行性交,失敗了三次,但第四次終於達到了目的。」實際上,這位女性有了三次拒絕男朋友求愛的經歷,這次也要堅持拒絕到底。夢中的「象徵」把表示的性交成功,恰恰是她對自己行為能否成功的擔憂。
可見,判斷夢很重要的是要知道平時被壓抑在心底的慾望,以及各種「象徵」的意義。有了這兩條,不少夢能夠合理地闡釋。
釋夢之二:「這個女人就是罪犯」
某年輕主婦,夢見自己在陰暗潮濕的監獄裡,被懷疑為可惡的殺人犯。被殺的還不知是誰,是男是女也不知道,但是偵查的警察一口肯定「就是你殺的」!
在這間牢房裡,有個衣衫襤褸的老太婆。奇怪的是,老太婆的頭上綁著一個裝有濃硫酸的瓶子,並且搖晃著腦袋對警察說:「這個女人就是罪犯。」就在這時,濃硫酸飛濺出來,年輕主婦的臉、手都被燒傷了,但是警察還是不停地對她追問,並說「被害者因濃硫酸受害」,對老太婆卻一點也不懷疑。於是,年輕主婦在被濃硫酸痛苦地折磨的同時,大聲叫喊自己「冤枉」,在痛苦的叫喊和折磨中,她睜開了眼睛,醒了。
心理學家聽了這些話,直觀地確立了某種假說:這個老太婆很可能就是和她關係緊張的小姑。於是,從多方面進行試探,結果她這樣說:「雖然不能清楚地斷定夢中的老太婆是我的小姑,但穿的衣服卻很像。」
其實,這個夢不管怎麼說,都可以把它的根源解釋為主婦與小姑之間在心裡結成的疙瘩。從監獄這個夢的舞台來看,也可以知道,家庭生活對年輕主婦來說很不自由。夢中的老太婆拿著濃硫酸,不用說是做夢人感覺到小姑內心對她隱含的敵意,至少也是本人感到被小姑欺侮的證據。如果把警察看成是她丈夫的象徵,那麼這可以解釋為:本應站在公正立場、公平裁判的丈夫,客觀上卻站在小姑一邊,偏袒小姑,同小姑一起來攻擊她。這是一個惡夢。她正在痛苦的時候,醒了過來,這又喻示著她還沒有找到解決她和小姑矛盾的妥當方法。年輕主婦承認,她並不是沒有想過採用某種手段(如反抗、爭吵甚至殺害等)來解決矛盾,但都感到不好。因此,她的內心一直很壓抑,這種心情在夢中就表現為受折磨。這充分說明,這位主婦的性格比較內向,並且常常認為事情的起因總有自己的過失。所以,即使在夢中也找不到出路,相反繼續讓自己的慾望在折磨自己。
釋夢之三:在收容所裡
某中年婦女做了一個夢,夢中的地點不明確,但好像是設有鐵絲網的美軍收容所。在悶得要死的房間裡,一群人蜂擁而上,給她穿衣服,甚至給她穿毛皮衣服,熱得她汗流浹背。過了好久,她才逃脫了他們的圍攻,瞅準機會越過鐵絲網,那些人也緊追不放。她想在大街上搭別人的車逃跑,但是人家不讓她搭車。這時追趕的人逼近了,所以只好又往別處逃。不一會兒,突然周圍變得很靜,面前呈現一個大湖,不由得心曠神怡。正在欣賞景色之際,感到背後有人,一看原來是個手拿警棍的高個子外國人站在背後,她忽地一下子失去了知覺。
心理學家在分析她的這個「怪夢」時,得知她的丈夫比她大十八歲,並因中風而臥床不起,而孩子們都耐心地勤懇地侍候他。心理學家說出夢中的「象徵」所代表的意義時,那位婦女的臉唰地紅了。其實,這個夢可以判斷為她對性慾的不滿足。開始許多人給她穿衣服的場景,可以解釋成她想赤身裸體這一願望被壓抑著。她對這種壓抑進行反抗,勇敢地從美軍收容所也就是從她的「貞潔妻子」的座位上逃脫出去,但是她覺察到追捕她的人們(即良心)在與她激烈地糾纏。後來出現的大湖是這位女性強烈的慾望,希望得到滿足的象徵,在夢中可以看成是被解放的天地。但是拿著警棍(男性的象徵)的陌生人接近她的時候她失去了知覺。
Translator :熊振國

鱷魚系列

鱷王系列

必安住系列

整箱商品

捕鼠黏蠅防蹣

恐龍系列

花之鄉系列

超值商品

昆蟲標本

其他商品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

一點人情味

  「我從未遇見到一個我不喜歡的人,」威爾·羅吉士說。這位幽默大師能說出這麼一句話,大概是因為不喜歡他的人絕無僅有。羅吉士年輕時有過這樣一件事,可為佐證。
一八九八年冬天,羅吉士繼承了一個牧場。有一天,他養的一頭牛,因衝破附近農家的籬笆去嚙食嫩玉米,被農夫殺死了。按照牧場規矩,農夫應該通知羅吉士,說明原因。農夫沒這樣做。羅吉士發現了這件事,非常生氣,便叫一名傭工陪他騎馬去和農夫論理。
他們半路上遇到寒流,人身馬身都掛滿冰霜,兩人差點凍僵了。抵達木屋的時候,農夫不在家。農夫的妻子熱情地邀請兩位客人進去烤火,等她丈夫回來。羅吉士烤火時,看見那女人消瘦憔悴。也發覺五個躲在桌椅後面對他窺探的孩子瘦得像猴兒。
農夫回來了,妻子告訴他羅吉士和傭工是冒著狂風嚴寒來的。羅吉士剛要開口跟農夫論理,忽然決定不說了。他伸出了手。農夫不曉得羅吉士的來意,便和他握手,留他們吃晚飯。「二位只好吃些豆子,」他抱歉地說,「因為剛剛在宰牛,忽然起了風,沒能宰好。」
盛情難卻,兩人便留下了。
在吃飯的時候,傭工一直等待羅吉士開口講起殺牛的事;但是羅吉士只跟這家人說說笑笑,看著孩子一聽說從明天起幾個星期都有牛肉吃,便高興得眼睛發亮。
飯後,朔風仍在怒號,主人夫婦一定要兩位客人住下。兩人於是又在那裡過夜。
第二天早上,兩人喝了黑咖啡,吃了熱豆子和麵包,肚子飽飽的上路了。羅吉士對此行來意依然閉口不提。傭工就責備他:「我還以為你為了那頭牛大興問罪之師呢。」
羅吉士半晌不作聲,然後回答:「我本來有這個念頭,但是我後來又盤算了一下。你知道嗎,我實際上並未白白失掉一頭牛。我換到了一點人情味。世界上的牛何止千萬,人情味卻希罕。」

Author :艾伯特·P·豪特

化險為夷

  聖誕節前夕,天空白雲密佈,最後一批顧客正在匆匆忙忙趕回家去。然而南二街上的舊鐘錶店內依然燈火通明,滿頭銀髮的店主雷正在調整壁爐鍾內的樂鐘。
8點整,瑞士工匠製造的杜鵑和跳舞人從時鐘的小木屋中跳出來,好像對其他幾十座時鐘示意,不能讓「點」無聲無息地過去。頓時,所有的鍾都敲打起來,如同進行「大合奏」。
雷自幼雙耳失聰,這時正彎著腰在工作台前幹活。他對這一切都無動於衷,一直到他感到威斯敏斯特大鐘的鐘聲所傳來振動,他才抬頭仰望著這些時鐘。這些座鐘分別鑲在櫟木、紅木和櫻桃木製的鍾框中,鍾上的羅馬數字和雲形指針閃耀著已逝歲月的尊嚴。
雷沉浸在對往事的回憶中:他童年時在加利福尼亞,一位老鐘錶匠先給雷一些簡單的機械裝置的鍾去練習修理,然後逐步讓他修理鐵路用鍾、手錶、標準鍾和裝有樂鐘的大鐘。
他和也是雙耳失聰的愛妻黑茲爾日積月累地收集修理舊鍾所需要的舊零件,又把這些「寵物」從過分擁擠的居室搬到鬧市的店舖中去。他們兩人工作得非常協調,他修理機械部分,她擦洗鍾框,有時還得修整鍾框的表面。
雷幹完了活,站起來朝後室走去,這時他頸後部突然感到從前門襲來的一陣冷風。
他轉過身去接待最後一位顧客。但是,當他看到兩個男人時,長期培養起來的敏感告訴他來者不是顧客。那兩個人身著派克上裝和牛仔褲。一個30多歲,另一個近50歲。年輕人留在店門旁,年長的兩眼露著凶光朝櫃檯走來。雷一邊慢騰騰地把記事本和鉛筆推到櫃檯檯面的另一端,一邊盡力不露聲色。抑制著愈來愈強烈的不安情緒。
雷朝那張繃緊著的臉微笑了一下,然後用手指指自己的耳朵,搖搖頭。那人仔細觀察記事本,那張繃緊著的臉露出一絲吃驚的神情,然後轉過身去對他的同夥咕噥了幾句。
雷乘機仔細打量那人,特別注意到那人插在上裝右口袋中的手,那隻手在不安地顫抖著,暴露來者的不良企圖。他怒火中燒,但內心有一低語把怒火壓下去了,這低語就是「要鎮靜」。於是他在記事本上寫道:「我能幫助你嗎?」這時那人第一次正視雷,並微笑了,然而這微笑充滿著冷嘲熱諷。這時,雷也明白那人為什麼把他的同夥留在門口,而且看上去這兩個人像正在準備鋌而走險,幹一些他們日後會後悔莫及的事。
鍾嘀嗒嘀嗒地響著。雷不慌不忙地又寫了一句:「你是來當鐘錶的嗎?」於是他指指放滿掛表和懷表的「噹」櫃。雷不是典當商,但是,每當他看到一些人把他們心愛的東西放在他面前要求典當時那種可憐的模樣,就於心不忍收下了。而當貨主來取還時,這些東西總是原封不動還在雷那裡,並且貨主只需付給雷收貨時付的價錢,不付分文利息。
這時年長的那人稍許放鬆了些,把手從口袋裡抽出來,仔細看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表,就寫道:「這塊表你將給我多少錢?」
雷發現在他面前的那雙灰眼睛流露出窘迫的神情。那塊表很普通,不過此時卻擁有巨大的力量——這是討價還價的工具,擺脫困境的出路。雷明白窮途末路把這兩個人帶到了他的店中,於是他問道:「你需要多少錢?」記事本上寫的答覆是:「值多少就給多少。」
雷把手伸進錢箱,拿出一張50美元的鈔票塞在那人的手中。兩人緊緊地握了一下手,通過這一握手,他們互換了同情和感激。兩人都明白這塊表不值50美元。那人在轉身離去前寫道:「一旦我有了錢,我會馬上來贖。祝聖誕節快樂!」
這段插曲持續了半個小時,在時鐘的一片讚許中落幕了。親眼目睹整個過程的時鐘如此熱情地敲打起來,甚至連雷都認為他能夠聽見鐘聲。美妙的鐘聲充滿著希望。在南二街小鐘錶店裡站著的三個人都感受到永恆的祝賀——「願世界永久和平,祝人們幸福。」

Author :艾琳·哈迪

 

◎  情趣玩具

◎  各式手套

◎  情趣用品套裝組合

◎  另類情趣用品